It has been thirdteen years…

我無法想像這會是怎樣的心情?一定有很多感觸吧…。

歐洲國家的職場生態是很人性化的,像是工程師這種職業,可以被當成是終身的工作,不會過度耗損你的精神與體能,這樣才有辦法長久持續,並累積實務經驗與技術能力。即便是 60 歲的工程師,也可能是該部門裡頭的珍寶,仍然有即戰力並且多所貢獻。

或許是站在產業鏈不同位置所呈現的悲哀吧,歐洲工程師可以從事工程職一輩子,人格尊嚴與發展意向(有些人就是無心往管理階層走)都備受公司尊重,專業能力亦被肯定與保護,有足夠休閒與時間去做思考的激盪和刺激,才有源源不絕的新點子及創意;在產業鏈後段的台灣沒有辦法做到這樣,管理階級與工程師們被迫追趕著毫無餘裕的 schedule,一但 lose 掉 time to market,縱使技術再好也枉然。

我不識相地照例開口詢問去向,Nigel 很輕鬆地回答要離開,有感而發地聊了他的一些心裡話(他也不是第一個跟我表達無法融入新公司文化的資深員工),我成了他在職最後一小時裡的學生之一。

人生很多事情往往不如預期地永遠一帆風順,世界瞬息萬變,只要稍一輕忽鬆懈,就有可能面臨巨大轉變。這些事情是你一個人無法掌握的,唯有把自己準備好,隨遇而安,迎接未來的任何挑戰。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ife, Work and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