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訊 CEO 李力游博士:創新引領未來

李力游
展訊通信有限公司作為中國領先的 2G 和 3G 無線通信終端的核心芯片供應商之一,於 2011 年 1 月 19 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辦 “展訊 40 奈米低功耗 3G 通信芯片技術論壇”,介紹其 40 奈米低功耗 3G 通信芯片的開發進度,交流研發先進通信芯片的經驗。

以下為展訊通信有限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力游博士的演講實錄。

李力游:尊敬的曹部長、各位領導、尊敬的各位院士、專家、客戶、合作伙伴,謝謝大家的光臨!我今天報告的題目是創新引領未來,因為創新實際上是我們展訊一直堅持的一個原則,我主要講我們怎麼想起來做 40 奈米,我們如何做 40 奈米,做出來結果怎麼樣。最後,我想講一點我的心得,大概就是這樣,希望 20 分鐘以內結束戰鬥。

背景是這樣的,在 08 年展訊承擔了科技部國家支持項目大概 TD-HSUPA 的開發項目,這是我們第一個出發點。第二個是 09 年的中國移動聯合芯片和終端廠家,我們聯合一起申報的 3G 手機聯合開發項目。其實這兩個項目當時規定的半導體支持是 65 奈米,其實在目前為止是世界第一流的半導體技術,所以從這個意義講,不管是科技部項目還是中國移動的項目,要求我們做 65 奈米其實是非常合理的,也是應該的。我們當時這件事情其實考慮了再三,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包括跟我們的半導體的製造合作伙伴也討論了很多,CC 幫了我們很多的忙。因為我們當時是這樣想的,如果按正常路線走,一年以後我們可以做出 65 奈米,但是有幾點我們是考慮了好長時間,下決心做 40 奈米,然後才有今天的報告。有幾個原因。

第一個,即便做了 65 奈米,它的功耗也不是特別好,尤其在 TD 上面,我們做了技術分析。第二個,它的成本不是足夠低,第三點,我們老想,因為我們做 TD 的總是被攻擊,總被認為是落後的技術,所以做出來的話,我們還可以把 TD 技術往前推一步,這是我們的基本出發點。所以,這樣我們下決心冒了很多風險,所以我們說叫破釜沉舟,背水一戰,下決心做 40 奈米。

我想稍微講一下,你們可以看到,下面這些地方,我們不是在 TD 的芯片廠商,我是把全球最好的主流的芯片廠商芯片其實大部分都是 WCDMA 的,有幾個是高通的,還有博通的,還有英特爾的,基本上可以看到最下面這行是 65 奈米,目前全世界主流的都是 65 奈米,上面有一個高通的,是前不久剛剛上市,量非常小,所有的主流量產產品可以看到全是 65 奈米的。我們最上面的是 40 奈米的,所以說你可以看到目前為止,現在的基本的技術發展是在 65 奈米。

20110124_140001_nt1

其實我剛才想強調的就是說如果我們做 40 奈米,而不是做 65 奈米,它的好處成本降低,功耗降低,芯片的性能明顯提高。這件事情其實很自然的好多人都問我們這個問題,最可笑的是我們在去年年底,我們把手機通過了好多好多測試,入網入庫都做完以後,我們跟高通合作,我跟高通說要用我們的 40 奈米,高通說你別瞎扯。是這樣的,剛才主持人講到了,我們 6 年前是在這兒有一個發佈會,當時我們發佈的時候,我們用的技術是 180 奈米,後來我們做了 150 奈米,甚至去年的產品,我們量產的都是 180 或者 150 奈米的技術的東西。我有一個董事,我當 CEO 不久,在前年底去年的時候,我有一個報告我說我們做 TD 的芯片,但是我們用的是 180 奈米技術,他說你這小子用太老的技術,你這 180 奈米都是新潮的技術,實際上我們當時的技術都是非常落後的。如果按照這個結點來說,我們是 150,下一步應該是 110,這是一個結點,還有一個結點應該是 90,90 下面就是 65、55、45、然後才是 40,每一個這樣的結點實際上按照正常的半導體的開發時間、量產、成熟等等等等,都需要兩到三年。我剛才講了有幾個結點,我自己也數不過來,反正至少有四五個,這是八到九年的時間。

所以說,像我們這樣的公司,因為從來都認為展訊是個小破公司,沒什麼了不起的,那麼你這樣的公司跳 6 個結點,5 個結點,從我剛才講的從清朝的 180、150 奈米一下跳到 40 奈米,這種跳躍一般人做不到,很容易失敗。我自己做了二十幾年的通訊半導體,我深有體會,這麼跳實際上跟自殺差不太多,所以大家在懷疑有驚嘆,甚至認為我們公司太完蛋了,所以作出這種窮凶極惡的實行,甚至故意拖延國家的專項,我跟專家說,專家說你做 40 奈米就是故意拖延我們的進度,因為你要做 65 奈米就沒有理由了。所以,很多很多質疑,這點我非常理解,其實我也認為這是我們風險非常大的一個決定。但是,好像給我們的時間,或者給我們做其他決定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所以在這裡看,就是說我們能不能在要求的這個一天多的時間裡,按時做出 40 奈米,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重大的挑戰。實際上對我個人來說,也是一個信任危機,也是很倒霉的一件事情,如果做不來的話,也很慘,不會站在這裡跟你們講話的。所以開發這個 40 奈米是非常困難的,而且在工業界,這種跳躍是不合理的,是非常不理智的,甚至是錯誤的。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講,我們能不能真正地開發出來這個 40 奈米,對我們全公司來說,是個重大挑戰。

當然了,我們從問號變成驚嘆號,實際上我下面要講的就是我們怎麼樣把這個 40 奈米做出來的。其實我真正高興的倒不是說我們把 40 奈米這個產品做出來,所以我使勁在這兒講,我真正高興的是我們有個流程,我們有個團隊,我們有個內部管理機制,我還可以不停地自己我們認真地在本土把 40 奈米做出來,這點非常非常重要,而不是說我做出來這個產品怎麼樣。

有個 V 型,從左邊開始說這個準備工作,我們的準備工作很早就開始做了技術工作,不管是材料還是其他的技術、IT、知識產權等等,我們一開始做了很多的工作,非常細致。尤其是我們為了規避風險,我們在系統架構上也做了很多很多細致的工作,這樣來規避風險,因為我們知道,這個難度有多大。那麼就是資源上,除了我們調動所有的本土可能調動的資源之外,跟第三方、然後跟半導體生產,然後跟包括因為我們在美國一家公司,一些混合信號設計的時候,我們用很多我們自己的美國資源,就是我們把可能調動的資源都調動起來。這個資金很貴,資金要求很大,流片(阿牧註:tape out)只是一方面,還有人員、還有 MP 等等,這個花錢非常非常大。我們把所有能投下的資金都投進去了,有點孤注一擲的感覺。當然了,勤奮是肯定的,因為我們知道就像我們這種,好多人指責像展訊這樣的小破公司,你憑什麼在歐美公司之前做出 40 奈米來?也沒辦法的辦法,在座的有展訊的人,我們說努力是不夠的,必須要保證做出來。我們接了這個項目,不管做芯片、做系統、做軟件、做測試的,我們幾乎 9 點半 10 點以後,他們辦公室的燈都在亮著,他們都在那工作。協作就是說產業鏈之間的協作,海信給我們很多很多幫助,這一點非常感謝。當然了,還有政府的支持,不管是科技部工信部經常給我們支持,當然資金是很重要的,我覺得領導各方面的協調,有些經常很細致的工作我覺得對我們來說都非常重要,這也是我們能夠把 40 奈米做出來的一個主要原因。

這個流片(tape out)是這樣的,我印象裡應該是 10 月份左右出來測一個月。11 月份我們過了一個月,測試了一個月之後,我們就過了張司長的入網測試。然後又一個月之後,也就是 12 月份,我們又做了中移的入庫測試,就是海信的手機。在 12 月底的時候,我們又通過了專家的驗收。也就是說,在流片完了以後測試,之後的後兩個月,我們順利地完成了入網、入庫,專家驗收,還有 GCF 的認證報告,這次我們沒有做樣片,直接做的量產,這種在產業內也是比較少見的,也是比較冒風險的。我們當然前面講的 V 型的每個環節都配合比較好的時候,我們一次量產相對比較成功。而且現在我可以負責任非常自豪地告訴大家,我們這款 40 奈米的 SC8800G TD-SCDMA 通信基帶芯片可以上用。

這是我們芯片的基本性能,單芯片多模,高度集成,其實剛才短片中也說了。這裡有一些數據,這些數據蠻重要的,我想說明我們中間那行是 SC8800G 是我們自己的,最右邊是目前除了我們之外業界最好的,可以看到在 GSI 模式下的同化中移是 180 毫安,目前業界最好的是 110.5,我們是 74.22 左右,如果在 TD 模式下通過,中移同樣的要求 150 毫安,業界是 125.9 毫安,我們一下降了很多,68.7 左右,這都是測量的數據。HSDPA 業界是 176,我們是 119,相對低很多,這個就不去說了。所以,這個就是說在實際的 TD 裡頭,我們跟其他的同行相比,我們明顯的功耗降低。

這頁紙我覺得很有意思,而且我非常喜歡這頁,我現在不跟 TD 裡頭比,我必須橫向比。因為我剛才講了,很多人指責 TD,說你是本土的東西,是中國自己的東西,所以就一定落後,一定不好。我現在想說的是我們現在 40 奈米做出來以後,前兩個都是 65 奈米的技術,可以看最左邊,一個是 91,藍色是 2.5G 的通話,這個非常重要,可以決定你的待機時間,91.5 毫安。另外一個 45 奈米,8000 的,130 高。同時黃色的這部分,3G 通話的時候是 153.9,另外一個高一點 180 多。您看我們這兩個一個是 69,一個是 68,這個就說明什麼呢?我剛才已經說了,我在 TD 裡頭,我們可以做得最好,我們橫向再比較。我剛才講了為什麼要做 40 奈米?其實一個原因,希望把 TD 的手機和 TD 技術能夠進一步通過 40 奈米、通過技術所謂的革新演進來提高,這就是提高的證據。

剛才基本上講了,當然多媒體沒有花時間少,我們的集成電路非常非常高,我現在不強調那個,只強調跟別人不同的東西。現在這幾個數據是整機做出來的數據,這是平均數據,因為在不同的手機不同定位要求不一樣,藍色的基本以高通為主,下面的是 2.75G 的東西,最上面紅色的是我們 TD 的東西。後來為什麼下來了呢?因為中移招標一下子價格下來了。下面紅色的 2.5G 這個,因為我們 40 奈米的芯片有好幾百,但性能非常好,我們可以把整機成本降到跟 2.75G 差不多。通過包括中移的網絡進一步優化,包括我們終端的進一步優化,通話 99%,掉話率 0.3%,二三G 切換成功率 98%,說明我們 TD 用戶感受跟 2.5G 差不多。更重要的一點,就是說我們的成本,我們可以讓 TD 手機成本跟 2.75G 差不多,這個非常重要。高通和做 W 的,誰敢講這句話?你做了 40 奈米,那個芯片的面積縮小的程度非常非常明顯,這點非常非常重要,而且也謝謝台積電的人,成品率(阿牧註:yield rate)也比較高,所以這個很重要。

由於有剛才的那些性能,然後成本以及功耗,我們可以說到三點,就是成本大大降低,甚至降的跟 2.5G 差不多的成本。中間這個很重要,這是我們展訊獨有的,尤其在 TD 裡頭。比如說十年前做 GSM 很難做,花很多時間,後來亞洲公司,當然展訊研發部就把這個所謂的技術門檻一下子降低了,我們在 SC8800G 40 奈米或者是之前的,就是讓客戶很快用我們的方案可以做出來手機,這點非常非常重要。第三,就是跟 2.5G 相比,我們用 SC8800G 可以大幅度提高它的性能,功能提高非常多,CNB、視頻電話、高速上網,更長的待機時間等等,這點非常重要。我們想說 TD 如果能形成一個開放市場,就像 2.5G 一樣,2.5G 手機都可以賣 1500、1600,不要說 TD 了,所有 2.5G 功能我還保持,增加 CMB 增加很多很多東西,而且價格還比它低,這點非常重要,也就是說我保持 2.5G 所有的功能,一點不破壞,因為好多 TD 的用戶,尤其是 TD 的用戶抱怨說這個手機太難用了,尤其是在前年,去年也不是特別好,對 TD 的抱怨很多,形成一種固化的思維方式,就是說 TD 手機一定不好用。我們現在做了 40 奈米以後,我們就很有信心地想跟中國移動我們的客戶說,如果用我們 40 奈米芯片做出來的一定好用,一定便宜,一定可以推廣的很大,量價齊觀,這個產業肯定會火。

最後再講稍微更高一點的層次,我再強調一下,我高興的不是 SC8800G 40 奈米的產品,我們高興的是說我們通過做這個,我有一個很強的本土的設計團隊,這顆做出來我可以做別的,我智能手機也可以做,也就是說我用這個可以把所謂的中國芯在海外以及實際上的競爭力明顯提高,這點非常重要。同時,我們做的 40 奈米為 TD-LTE 奠定了基礎,什麼意思?我們現在已經開始了射頻、機載芯片,但是,有一點很重要,就是說你做 TD-LTE 的時候,你的功耗、你的計算量、你的運算還有其他的多媒體等等,要比這個 TD 2.5G 大的多,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講,更需要 40 奈米甚至以下的技術來做。所以,我們現在已經具備了做這個能力,這點非常非常重要。現在全世界都是在 65 奈米,個別是在 45 奈米,也就是說主流公司半導體設計公司還沒有到 40 奈米,我們現在已經到了。

第三個,就是為國家的互聯網,還有其他的專用網提供了技術,就是說它的功耗、成本、性能,讓專用各種各樣的,有的是安防的,還有軍方的一些,其實軍方的網線叫 C 網,就是 CDMA,就是高通做的,我們的國防技術掌握在高通的手裡,所以什麼叫技術安全?技術安全到底在哪?你芯片是別人的東西,安全當然談不上,當然現在開始做 T 網的 TD。

最後,我可能稍微花的時間多一點點,就是講我們做這個 40 奈米的一些體會。第一個,我說為什麼風險大?確實去年 1 月 16 號,胡主席到展訊來,因為我陪著他轉了 40 多分鐘,胡主席問,就是說你們這個展訊做芯片跟國際第一流廠商的水平,就是目前水平如何?我說目前水平還不是特別好,因為我當時還是用的 150 多,我馬上加了一點,但是,我們現在做 40 奈米,他問說是什麼意思,我說一旦做 40 奈米就領先於世界水平了,他問我什麼時候能做出來,我當時一激動就說今年年底,明年年初,後來我說完就後悔了。在這個意義上講,我當時很緊張,但是胡主席提這個,他對於創新型企業,自主創新這個概念非常在意,也就是說跟胡主席這種交談,對我們所有展訊員工也是一種鼓勵,所以我們說做 40 奈米趕超世界水平是我們必須做的,我們必須做好。

第二個大的,中國大陸也能在產業上取得領先地位。因為在這之前,尤其一講高科技、尤其一講到半導體設計,我們什麼時候引以為自豪,自豪多少,是以我們跟對手差距縮小多少為自豪。現在,我們不但說我不以那為自豪,我們甚至超過對手。這一點是我們在技術競爭上,中國大陸本土公司第一次在技術上超過歐美公司,非常非常重要。

下面,我也講到,就是說我們有一個團隊,這個團隊在中國、在上海、在我們展訊,我有一個很好的團隊,我可以隨時做出 40 奈米,也就是說這個東西不是買來的,是認真做出來的。

Spreadtrum Leo Lee

最後我還想強調,也就是說這個半導體設計,對於我們國計民生、對於國防、對於國家信息安全的重要性。最近我聽到兩個事實,跟大家澄清一下,這樣來證明我們半導體設計對我們中國有多麼重要。第一個要澄清的事實,就是說有很多人都認為,美國出口的主要是什麼?就是量最大、錢最多的是糧食和武器,對不對?其實不是,美國出口最大的是什麼呢?半導體芯片。中國進口最多的是什麼?我們在想,一定是石油和鋼鐵,事實上也不是,還是什麼?還是半導體芯片。這兩個事實說明什麼呢?第一,說明我們比較落後,第二,說明半導體設計對於國計民生至關重要。所以,我說今天其實了解我的人,我老說展訊是農民公司,不會到城裡做這種發佈會,而且我更不願意這麼高調的見媒體,但是我為什麼還在這兒講這些話?我希望領導,甚至普通的民眾能夠理解半導體設計的重要性,所以我花了這麼長時間來說這個。對我們來說重要的是做工作,重要的是把我們的產品、把我們的客戶支持好,而不是忽悠領導來做這種東西。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講,我就說我們中國的半導體設計是對我們國家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們展訊也信心,我就覺得跟大家一起做,我相信而且我有信心在中國大陸一定能夠出現一個世界一流的半導體設計公司。謝謝大家!
 
 
來源:C114 / 發布者:C114 / 老杳吧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echnology, Wireless, Work.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