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言集 - 公司的本質愈來愈多樣化、分歧化 好的不斷改善不合理 壞的才需藉公權力矯正

上市櫃公司陸續公布上半年財報告一段落。讓人意外的是,未聞重大瑕疵事件。是選舉內閣最近一週一利多,盡量不再對公司不法查辦?延後查辦?還是前陣子嚴查眾多案件,使得公司變得比較規矩?更早前據傳有 150 多個公司不法案件待爆,經過美國次級房貸事件,反而消聲匿跡?

J. Micklethwait 與 A. Wooldridge 合著的《公司的歷史(The Company: a short history of a revolutionary idea)》相當程度地介紹了公司這個組織的由來。從最早期的私人契約,到鬆散的合約,到中世紀的王室特許權(Chartered),美國初期的州議會的許可制(Licensed),及開放自由申請成立,做了系統介紹。

雖說,從瓦特(J. Watt)發明蒸氣機起,1776 年由英國帶領人類進入工業化社會與文明,但若沒有公司的一些功能從旁協助,現代文明推動的速度可能會大打折扣。當時的公司提供那些功能?基本上就是籌資,以組織的力量,進行分工與量產。這些功能,到了今天還未改變。

由於其後公司發展快速,帶動鐵路、蒸氣船以及汽車業的神速發展,也帶動供應這些主軸產業的支援產業,或衛星產業發展。主軸產業投資額很大,光以美國一家最大鐵路公司為例,當時雇用的人數超過美國的軍隊人數。不過,公司如雨後春筍般成立,不僅數量龐大,經由市場競爭與合併,有些規模還大到幾乎無法可管。亂象與威脅相繼出現,最終還是政府出面干預、約束。

公司的本質為何

公司變多與變大,引發經濟學者探討其存在的本質。1937 年學者的結論就是,公司可以在特定的經濟活動中,協助或協調買方與賣方將交易成本降到最低。這個結論應該還不夠週延。以製造業來說,還有將物資從無(用)變到有(用)的功能;金融業則供必要的信用,以未來償今,從中創造收益。

公司雖然不像自然界生物那樣具有生命,但祗要經營的好,生命其實可能更長。早期的公司,給人的印象是冷酷無情的怪獸(至少從馬克思那樣的角度看當時英國的狀況);但也有一些自動自發的好故事,福特汽車的創辦人主動提高工人薪資,並強調保障員工的工作及提高福利;Sears Roebuck 在 1916 年首先為員工提供退休金。惡名昭彰的不是沒有,1892 年美國鋼鐵大王卡內基時期在賓州 Homestead 地區爆發的流血勞資衝突事件,就是著名案例。顯見,公司的好與不好,並非絕對,端視主事者一己一念。

公司演變至今,更是多元化,多樣化,私人企業外,當然有政府主導的公司,也有政府與政府,政府與民間,民間與民間合作的各種類型的跨國公司,因此要一桿子打翻一船人,或曰公司都是好的,都失之偏頗。不同類型的公司,或者股東結構不同的公司,其成立的目的、本質與功能也就愈來愈不相同。

好公司壞公司

以私人公司為例,最好的情況就是它能集合眾人智慧,創造利潤,並且造福人群。下焉者則視公司為禁臠,主事者在管轄範圍內做威做福;或者將公司當成掏空對象,全力漁肉。有的則是把公司當成謀利的工具,以虛偽不實的方式,將公司股票公開發行,上市,再用股票換鈔票。

常態下,公司從好(主要指公司的行為而非單純的財務狀況)到壞的比例,依統計分配,最好與最壞都像是特例,比重不會太高。不過,統計分配是自然而非人工形態下的產物,若要讓好公司偏多數,能否靠所有公司自行管理?美國的企業史告訴我們,1920 年以前,基於公司成立的目的是為股東謀利,如果政府不加管理或約束的話,較多的公司會偏向壞的那端。

公司的行為壞到不行,如 1890 年代的卡內基鋼鐵,及 2002 年的恩隆,政府當然有必要加強管理約束。但政府有管理及約束公司行為的權力,常有投鼠忌器,或根本就是(承辦人與民代)被收買,形成濫用或不用公權力,結果好的公司受到更多不必要的約束,但壞的公司卻橫行無阻。

這樣結果,表面上受影響的祗是企業界,但現象本身就是一個貪腐或無能的表徵。以力霸案為例,當法官指正金管當局為何明知該集團有問題時,卻遲遲不願動手移送,非得等到東窗事發後才移送,真正是大哉問。如果將金管會幾位重要職位的官員先後因其他案件被移送法辦的事件合併來看,就可看出這個才成立沒幾年的最高金融主管單位,有多糟糕。

美國次優級(Subprime,名稱就很諷刺)房貸風暴,也有異曲同工之妙。早在事件爆發前,就有人提出警告,但美國政府從 FED 到國會到白宮,沒有人認真看待過,事發後,國會議員急於追究肇事機構,白宮FED 更是假維持經濟成長之名,對從事風險投機者進行被動式的協助,如果未來 FED 決定降低利率,很可能會遭到無情的批判,而且美元走低的可能性大增。更無奈的是,全球利率都可能不再走高或反向走低,面對通膨壓力一事,也就祗有犧牲普羅大眾了。

亡羊總需補牢

從更多的歷史事件來看,凡有關經濟、金融等重大事件,突發的可能性非常稀少,反之多為事件累積再累積所造成。力霸案如此,次優級房貸如此,甚至於全球暖化與氣候異常的情況也是如此。

或許,亡羊補牢是讓人雖不滿意、但可接受的結果。2007 年上市櫃公司半年報尚未發現重大弊案,顯示前一陣子法令的強化,同時又執行一些弊案的移送,以及發出還有 150 多件案子待送的警示訊號,暫時讓原本目無法紀的上市櫃公司負責人知所收歛,使市場秩序得以維持,以上所為值得鼓勵。

但從競爭角度看,好的公司或好的組織,在做決策時,固然不能保證絕對不出錯,也可接受亡羊補牢的結果。不同的是,好公司絕對不會允許錯誤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如果這種情況接連出現,那就是一個重要警訊,表示公司有嚴重問題存在,需要解決,且愈快愈好。

不斷改善是最好解藥

被尊為經營之神的王永慶,管理秘訣是什麼?依據他自己講法,其實很簡單,就是合理化(除了生產製造,也包括客戶、員工)。台塑集團不在乎日本式或美國式,甚至任何新思潮的管理模式,祗相信有問題就要解決,有可以改善的地方,就要改善,不斷的改善以求達到至善。就這麼簡單。簡單到幾乎無法用模式來稱呼。這又與全球最佳汽車廠豐田的「改善」如出一系。

簡單的道理,不僅可用在公司,也可用在個人(包括財富,健康,家庭,生活,子女教育,人際關係,職業生涯規畫等),當然也可用在政府管理眾人之事上。當事情合理,我們予以尊重;不合理時,就要改善。延伸之,好的公司,政府應放手讓其發揮,以免礙其發展或成長生機;不好的公司,應及早糾正或施予必要之懲罰。懲罰如有時差或輕重有落差,就是正義不足,因為已造成的損害由不相干者承擔;沒有糾正或懲罰,會帶來更多的不義及由更多無辜者擔負更大的損害。

公務員,公司員工,家庭成員,學校等,或許不一定適合拿次優級房貸或今年半年報的意外做例子,但一定有適合的相關例子做案例,讓更多的人瞭解改善的意義,以及其重要性。
 
 
電子時報 魏東陽/外稿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ife, Work.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