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標遠大,方向呢?

有人說,產業需要政府扶植,政府態度明確地投入推動,並且有具體執行目標與步驟,將有助於吸引國際大廠來台投資、協助產業升級。這樣的話,聽來似乎是有幾分道理;然而,這句話若要成立,卻有一個必須前提,也就是政府方向必須正確。

就以目前推動得如火如荼的 WiMAX 當做例子吧,政府態度明確,執照已然在即,但方向是否正確?行動式 WiMAX 的標準 802.16e,真的是一個已經成熟的技術了嗎?或許,從政府的角度看,是認為在過去的 GSM3G(3rd Generation,第三代行動通訊系統)世界裡,台灣廠商總是只能扮演跟隨者的角色,而無法積極參與規格的制定,更不要說搶占產業的商機;相對地,在有了 Wi-Fi 的前例下,或許在 WiMAX 的環境中,更早出擊將有助於取得一席之地。

不過,很有趣的是,一些相關遊戲規則的制訂,在現實環境中,是否禁得起考驗?舉例來看,站在政府的角度,為了管制基地台,希望 WiMAX3G 能夠共構,可是兩者的系統特性並不相同,包括:直視性(Line of Sight)、基地台覆蓋範圍等,「共構」二字恐怕並非能夠如此輕言完成。

此話怎講?其實很簡單,以前面提到的兩個例子來看,WiMAX 的微波訊號必須在無遮蔽、可直視的環境下才能夠運作,但 GSMW-CDMA 則無此限制;再以覆蓋範圍來看,目前 WiMAX 最好的表現,是一公里多的距離,但相對地,若要讓 W-CDMA 的通訊品質能有最好的表現,則兩個基地台之間的距離約莫是以兩公里為宜。試問,在這種情況下,如何能夠輕言共構?

再者,即使經過不斷地微調,解決了基地台架設的問題,但台灣廠商能夠做什麼?目前看來,除了毋庸置疑的 CPE 之外,原本政府極力希望業者切入的基地台設備,似乎只能介入到 pico 的部份,最主要的 macro 等基地台,恐怕尚無緣切入。更何況,即使技術能力其實可以達到,但在一開始的時候,誰要來教會台灣廠商?國際大廠何苦讓台灣廠商學會其技術之後,以更為低廉的價格與之競爭?更何況,WiMAX 雖然是開放的技術,但那也只意味著這是一項標準化的產物,其中仍然涉及智慧財產權(IP)與權利金等問題。諸如此類的情況,台灣政府築夢甚高,但如何能夠圓夢踏實,或許還考驗台灣廠商的能力與天命。盡人事與聽天命之間,會存在多少落差?恐怕短期內尚無人可回答此一問題。

再回頭看看甫落幕的 WiMAX Summit,在交換機大廠之中,至少有一半的業者是在政府鼓動之下,半推半就前來「捧場」;在一場大拜拜之中,可曾看到任何一家廠商勇於跳出來高喊:「讓我們一起攜手帶動台灣 WiMAX 產業發展」?更不要說有誰願意在此時跳出來宣稱要做台灣 WiMAX 發展的龍頭老大。

有句話說:「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套用在台灣 WiMAX 發展上,或許「巧」字一詞果真是個關鍵。在一項尚未完全成熟的技術之下,在實驗頻譜難論能夠使用多久的情況之下,其中有太多不確定的因素存在。即使是現在與國際大廠互測通過的台灣廠商產品,未來技術成熟之後,是否同樣能夠互通無礙?當然,產品功能是可以再加調整的,也必須早些開始動作才能知道可能的問題所在,但盡管 WiMAX 是個趨勢,尤其在固網與行動整合(FMC: Fixed Mobile Convergence)的架構下,IP(Internet Protocol,網際網路通訊協定)化的 WiMAX 網路環境,是有其發展利基所在,但政府想得多、做得多,方向是否正確?做為平凡小老百姓,對於政府政策難有置喙之地,只希望身為納稅人的一份子,努力賺得的血汗錢不會再度彷若投入水中。
 
 
執行主編 羅玳珊


摘錄自 台灣通訊 (PORTABLE DESIGN TAIWAN) June 2007 No.21 編者的話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echnology, Wireless, Work.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