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人有多拼?北郵 96 級的故事。

06 級留校計算機院師兄的箴言

在這次論文評審中我要求比較嚴格,對一些同學批評比較嚴厲,用詞激切,可能會使一些同學的自尊心受傷,這並非我初衷,但卻是我無可奈何之下的最後選擇 ── 我就是要刺痛你們的神經,使你們知恥而後勇,奮發而圖強。我是北郵 96 計算機的,本碩博連讀最後留校當老師,按說也是你們的大師兄,你們所經歷的考研、找工作、畢業設計、畢業狂歡等等我以前都經歷過,你們所沒有經歷的讀研、工作、招聘面試、審查指導論文等等我也經歷過,我也曾喜歡玩遊戲,打籃球,看電影,網絡聊天…,所以我很清楚你們目前的狀態,但我更加清楚今後你們將面對的社會的殘酷無情。

我慨嘆於現在北郵的學風日下、人心浮躁、放任自流、法不責眾 ── 這不僅是培養方法問題,這是學風校風問題!

我痛心於現在學生的基礎薄弱、懶散頹廢、不負責任、沒有追求 ── 這不僅是生活方式問題,這是素質人品問題!

我震驚於論文滿篇的錯字病句、抄襲剽竊、文理不通、邏輯混亂 ── 這不僅是寫作態度問題,這是基本能力問題!
 
 
  我哀其不悟,怒其不爭,捶胸頓足,痛心疾首。
  我溫言軟語,循循善誘,橫眉立目,唇槍舌劍。
  我叮囑提醒,羅嗦嘮叨,婆婆媽媽,唐僧作風。
  但眾人全當身外事,皆做耳旁風,我又奈何?
 
 
各位落得瀟洒快活,不拘小節,我卻成了神經質、強迫症。

最後我想告訴你們一些我們的年代的事實,可以向任何 96 級的人証實:

96 年,北郵高考招生的分數線在全國20多個省是前三名(清華、北大、北郵),其中在 5 個省(?)是第一名。我高考 614 分,是新疆第 15 名,但在我們宿舍 8 個人中僅排第 5 名。當時北郵的學生對北航、北理、交大、師大等學校不屑一顧,認為都是二流學校(我們自然是一流),「不以其為競爭對手」,頗有些輕狂傲慢。

當時每天晚上 7:00 ~ 11:00 宿舍樓都沒有人,大家都去自習了,樓道裡空盪盪的,說話都有回聲。11:00 熄燈後大家陸續回來,11:00 ~ 1:00 樓道裡和樓門口等有燈的地方擠滿了背英語的同學(50%),擋住了道路,使洗漱的同學行走困難,背誦聲使其他同學(50%)睡不著覺,也只好起來讀書。這一點可向宿舍樓管理員查証。

每天都很難找到自習的地方,各處教室都人滿為患,最大的理想就是有一個固定的自習位置。考試期間同學們強烈要求增加通宵教室的數量。

我大學期間學習很努力,小班排名才 10 ~ 15(全班 30 人),但考研考了全班第一,這是我大學期間考得最好的一次。

從大二起,宿舍裡已經有電腦了,只是沒有聯網,大部分同學都用它來編程,做課程設計。

作為計算機系的(不良)傳統,Pascal是唯一教授的編程語言,但從大三起幾乎所有同學都自學使用 C/C++ 來編程完成課程設計,因為大家都認為 Pascal 很弱智,用它會被人鄙視。畢業設計時從來就沒有什麼 C++、 Java、面向對象的培訓,就像不用培訓你怎麼吃飯一樣,這是常識,誰都知道。

課程設計幾乎人人動手,女生也不例外。不會編程的男生被女生瞧不起。

考試很難,就算認真聽課,按時完成作業也不能保証通過考試,還必須努力復習,很多人都從高教書店買了《高等數學習題集》、《電子電路習題集》這樣的厚書,隨著講課的進度一章一章做完。盡管這樣,每次還有不少人不及格,而不及格是莫大的恥辱,在同學前都抬不起頭,從此沒有地位,名譽掃地。我大學時有兩次特別害怕考不及格,痛苦憂慮,後悔復習不夠,最後還是涉險過關。

當時北郵規定大學四年內累計有 1 門課不及格則不準留京工作,3 門課不及格即不發學位証,7、8 門不及格則要退學。嚴格執行,鐵面無私。

我們宿舍共 8 人,有 1 人在大三退學(因玩遊戲),2 人沒有獲得學位(因玩遊戲),還有一個平時成績第一名的同學大學物理實驗掛了(運氣不好,碰到分光鏡了),被取消留京資格。

沒有聽說過作弊,連快要被退學的學生都沒想過(作弊比退學都丟人),學校從來沒有公布過對作弊學生的處理結果 ── 因為沒人作弊。大家都認為作弊的人是垃圾。

2000 年畢業時北郵畢業生人數與用人單位需求人數之比為 1:8,我本人被三家單位錄取(華為北研所、大唐微電子、西門子),與華為簽約(注明考不上研才去,考上研合約就自動失效),月薪 5.4k,華為請吃飯並贈送禮品(我的第一個錢包,以前錢都是直接揣在兜裡的),辦理了北京戶口,最後我還是上研了,讓華為很不爽。

北郵畢業生質量過硬,聲譽極佳,各地運營商基本上只認北郵學生,只到北郵專場招聘。華為等國內外著名企業主要招收北郵學生,我曾目睹師大計算機系學生去華為投「霸王」簡歷,被華為 HR 嘲笑「師大還有計算機系?」。水木 BBS 上清華學生抱怨找工作不如北郵,進不了運營商。

除了考試不及格的人,想留北京就能留,戶口沒問題。某公司曾放言,只要是北郵 96 級的來多少要多少,不用面試筆試。

除了北京、上海、廣東,其他地方的單位基本上沒有人去。曾經看到找工作接近尾聲時某省移動公司羞答答地在一棵路邊的楊樹上貼出告示,願意接收任何還沒有找到工作的同學到他們單位,被大家爆笑一番。

沒人想當公務員,請都不去。

當時最好的電腦是奔騰 1、2 代,流行的遊戲是真侍魂、三國、FIFA、紅色警戒、星際爭霸、MUD(文字版網絡遊戲),80% 的男生都曾玩過遊戲,但大部分都是偶爾玩,不耽誤學習。玩 MUD 的人最多,最狂熱,最頹廢。我大學期間沒玩遊戲,但編了 2 個可支持人機對弈的遊戲 ── 大一用 Pascal 編了翻轉棋,大二用 C 編了五子棋,獲得 2 次北郵的星火杯編程大賽三等獎。我大三獲得康柏杯編程大賽一等獎,研一時作為北郵代表隊成員參加了在香港舉行的 ACM 國際大學生編程大賽,這是北郵首次參賽。其實,我上大學前都沒有見過計算機,純粹是憑著熱愛,憑著興趣。

以遊戲玩得好出名的人贏得的都是負面的聲譽,受人嘲弄,除非他還具備後面所說的素質。我們的時代學習尖子、編程高手、體育主力、文藝骨幹、文學才俊才是真正的風雲人物,受人尊崇仰慕,我的一個同學朋友同時佔據前三項桂冠,而且思想成熟深邃,眼光長遠獨到,被我佩服得無以復加。我慨嘆人世間竟然竟然有這樣的人才,蒼天不公!與優秀的人為伍,成為優秀的人,這是我們時代的座右銘。不服,就是不服,精英才俊,寧有種乎?!你強,我要比你更強!每個人都有自己要超越的目標人物,大家都卯著一股頸,明裡競爭,暗自加油。韜光養晦,臥薪嘗膽,針鋒相對,鋒芒畢露!紙香墨飛,詞賦滿江,才華橫溢,汪洋恣肆!這首我大學時寫的《詩言志》,最能夠反映我們那個時代的精神風貌:

少年輕名利,劍氣沖鬥牛,半生浮四海,獨步縱九州,頭顱謝知己,杯酒傲王侯,願為擎天柱,大筆快春秋。

當時的本科畢設難度大致相當於現在的碩士畢設難度。當時畢設時曾兩個人合用一台電腦,一個座位。

我現在回想,各個學習階段的辛苦程度(主要是心理壓力程度)排序為(最辛苦到最輕鬆):博士、本科、高中、碩士。

時代變了,我們的時代是雅典時代,斯巴達時代,羅馬時代,盛唐時代,而現在呢,我想是巴比倫時代。

痛說了革命傳統,你們的狀況我就不多講了,各位最清楚。我再說一下現在你們面臨的社會形勢:

擴招造成現在研究生人數大於當時的本科生人數。

工作很難找,競爭很激烈,畢業生薪酬看降,碩士本科化。

留京很困難,本科戶口原則上不給。

欲求各地移動公司工作而不可得。當年那個省移動公司現在牛的很。

房價飛漲了三四倍,買房要多奮鬥 10 年。

北郵的牌子不再過硬,運營商、廠商認為北郵只是眾多大學之一,可能還不如北航、北理,招聘時無甚差別。

大鍋飯單位越來越少,各用人單位更加看重基本素質、能力、責任心,對不合格的人開除沒商量。

遊戲更加好玩了…

事實如此,對比一下,思考一下,想想自己該幹什麼。畢業設計是大學教育的最後一個階段,馬上就要結束了,希望你們能夠有所收獲(不光是畢業証)。大家好自為之吧。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if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