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炬力,台陸混血搶下世界第一

一家大陸 IC 設計公司竟然破天荒的在 MP3 領域稱王,珠海炬力董事長、CEO 來自台灣,技術和銷售團隊都是大陸「土鱉」,它的身世之謎究竟如何?

在半導體業界,這算不上什麼新鮮事。一家美國的 IC 設計公司被太平洋彼岸的對手,以遠為廉價的晶片,遠為周到的客戶服務殺得措手不及。兩年後的今天,這家曾稱霸 MP3 市場的西格碼特Sigmatel)大幅虧損,股價跌了九成,執行長、財務長相繼辭職。

戲碼不新,但讓人意外的是,這回擊敗美國對手,搶下全球第一寶座的竟然不是竹科公司,而是位在廣東珠海,科技界極為陌生的炬力。現在炬力的市值已經是西格碼特的四倍,以營收一.七億美元成為大陸第一大 IC 設計公司。

其實和那些兩千年後才紛紛出現在中關村張江的年輕 IC 設計公司相比,炬力算是老前輩了。十多年前,一群來自台灣、香港的投資者網羅一群來自成都華南理工北大清華的年輕畢業生成立炬力的前身,選擇設在鄰近澳門、也屬經濟特區的珠海,除了方便海外股東往來外,另一個重要理由則是,這裡遠離喧囂的環境,「很適合做研發,」炬力集成董事長暨財務長李湘偉說。

珠海是會讓人放鬆的地方,有大片的蔚藍天空,溫熱的海風吹拂,炬力員工上下班是沿著浪花會打進來的海灣大道。許多來自北國的工程師,來到這個熱帶天堂,就樂不思蜀,安家落戶了。

北京、上海的新創 IC 設計公司多由趾高氣揚的「海歸」(諧音「海龜」)創立,但炬力團隊都是本土出身,他們常自行調侃是「『土鱉』一族」。

十年間,這群「土鱉」研發過玩具、傳呼機、語言學習機等,逐步累積影音相關技術,靜靜等待機會。

機會在 2004 年底來臨。因為產能供過於求,國際市場的快閃記憶體(flash)價格暴跌,也帶動以快閃記憶體為主要零件的 MP3 格式的數位隨身聽成本大跌,一舉跌破四百元人民幣的門檻,從此 MP3 產業迅速「井噴」,以每年三到四成的速度高速成長到一年超過一億台。

炬力及時趕上這波大浪,推出第一款 MP3 控制單晶片,一下子嚐到供不應求的滋味,幾個業務員被經銷商追貨追到晚上手機都不敢開機。炬力在 2005 年賣出四千八百萬顆晶片,出貨量較前一年暴增三倍。

幾乎是一夕之間,沒沒無名的炬力,躍升為中國最大 IC 設計公司。這種「忽然富貴」的衝擊,來自西安的炬力市場總監李強感觸最深,他早年跑遍珠三角的偏僻小廠,出入得坐「摩的」(摩托計程車),再轉巴士輾轉回到市區。但更慘的是,他常千辛萬苦找到廠家還遭人白眼,因為沒人相信一家珠海公司能設計出晶片。

但那時累積的人脈卻成為炬力在 MP3 市場立足的第一群客戶。說著,李強嘆了一口氣,「我們前面蹲馬步吃虧吃苦嘔吐的時候沒人看得到,這行業沒有捷徑啊!」

華強北的一頁傳奇

炬力的崛起,與深圳馳名中外的華強北路電子商圈脫不開關係,這裡是全中國最大(可能也是世界最大)的電子批發群聚。以高聳七十層的賽格電子大廈為核心,周邊數十個大小賣場,數千個玻璃櫃裡陳列的各色白牌手機、隨身聽,主導著全中國甚至全世界低階市場的流行趨勢。

一位台商便形容這裡,「比光華商場還光華商場。」

炬力便在這個兵家必爭之地寫下一頁傳奇。早期炬力的產品不管在耗電、音質的評價都落於市場霸主西格碼特之後,炬力得以鹹魚翻身,靠的是突出奇招,在 2005 下半年推出性能大幅改善,還附加視訊功能的的 2085 系列。

2085 創造空前的成功,一時間,華強北大小廠牌紛紛倒幟,不管是像 iPod 或其他奇形怪狀的數位隨身聽都多了個可播放動畫的郵票大小的彩色螢幕,而且都是「炬力 inside」。

這是炬力充分發揮「主場優勢」的結果,當時所有美國、台灣大廠都致力研發能讓隨身聽變成隨身「看」的視訊產品,但價格始終居高不下。熟悉市場的炬力卻搶先推出解析度較差的廉價版本,完全切中中國基層喜新厭舊,而且「有就好」的消費心態。

這讓同業傻眼:原來這樣也行?「一時間大家都追趕不及,」力群科技行銷企劃部長吳瑞彬分析。

炬力是陸皮台骨?

李湘偉承認,炬力的成功有相當多「運氣」的成分,「MP3 這個產業很多人一開始就看錯了。」

回顧數位音樂發展歷史,早期 MP3 格式音質遠較 CD 格式為差,因此被許多業界人士判斷為小量的「過渡產品」。再加上技術門檻不高,以凌陽為首的台灣大廠根本不把 MP3 放在眼裡,研發精英都投入數位電視、3G 手機、次世代寬頻等高難度產品,但炬力卻是全力押寶 MP3,「我們是真正把一軍丟在這裡,」李湘偉說。

也因此,原本以多媒體技術見長的凌陽現在幾乎淡出影音播放器市場,「凌陽是大意失荊州,」一位台灣資深科技界人士評論。

炬力一路走來,實在太有「台灣味」了,不論是多加功能但價格不變的「便宜大碗」產品策略,扶持白牌小廠的「鄉村包圍城市」戰術,甚至被美國對手西格碼特告上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ITC)的遭遇,都像是台灣消費 IC 大廠成功故事的翻版。

業界也一直傳說炬力是家「陸皮台骨」公司,連競爭對手認為是自己是和台灣大廠的「分身」作戰,「他(炬力)應該算是台灣公司吧!」凌陽發言人沈文義說。

2005 年 11 月在美國上市時,炬力的年報相當程度證實這猜測,董事會八個成員中有五個台灣人,包括由曾任職荷蘭銀行的李湘偉擔任財務長,及瑞昱創辦人及主要股東葉南宏擔任 CEO,葉南宏也是瑞昱董事長葉博任的二弟,兩人更是台灣半導體界有名的「兄弟檔」。而且,今年過年後,瑞昱技術長陳宣文也低調來到珠海接任總經理。

也因此炬力瑞昱的關係,也不免讓人聯想到和艦聯電的「友好企業」。關於這點,內部員工都不願多談,一位台籍主管便表示,「說多了,怕被調查局找去喝咖啡。」

其實在十多年前,炬力團隊初創時,帶頭的就是黃志堅、楊丕全等幾個剛退休的瑞昱創業元老。例如,當時大學剛畢業的李強便由曾任瑞昱技術副總的楊丕全召募進來。

混血團隊比較強

由台灣老將和大陸年輕工程師組成的混血團隊,可說是炬力競爭力的來源。大陸工程師薪資約為台灣六成,可大幅降低研發成本,而業界公認大陸工程師「缺乏市場感覺」的弱點,正可由經驗豐富的台灣老將彌補。

但在兩岸關係緊張的關頭,與台灣的密切關係,也成為炬力最大的營運風險之一。由於 IC 設計是台灣投審會禁止投資的項目,炬力也只得在每年公布的年報告訴美國投資人,一旦台灣籍幹部被台灣政府認定能「控制或影響」炬力,「這些員工,包括我們的 CEO(葉南宏),有可能被要求離開公司或者被禁止出境。」

雖然不知道有多少美國投資者被這段話嚇走,但身為大陸第二家到美國上市的 IC 設計公司,炬力在美國的股價一直偏低,始終在七、八塊美元徘徊,本益比還不到九,遠低於其他中國概念股動輒四、五十倍本益比。

原因美國投資者壓根子不相信在最先進的半導體公司領域,一家大陸公司能佔到多少便宜。「第一個他不相信你的技術能力,你賺錢,人家也不相信(數字)是不是真的,」李湘偉有點沮喪地說。

更重要的是,炬力得證明自己不不會像許多曇花一現的台灣公司,是個靠一個產品浮沈的「一代拳王」。他們將希望寄託在當紅的電子相框產品,炬力將在下半年上市的電子相框晶片將是美國廠家的三分之一價格,「他們太貴,我們要把他打下來,」李湘偉說。

 
 
作者:陳良榕 2007.06.20/天下雜誌第 374 期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echnology, Work.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