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見鍾情 港產情愛御便當

除了火星人以外,誰不愛聽愛情故事。印象中最深刻的,就是在金門當兵的時候。你絕對不敢相信,流傳在軍中最炙手可熱的讀物,竟然是好厚一本密密麻麻都是字的小說族,還有「解答青年男女各種感情疑難雜症」的愛情青紅燈。那些草綠色的阿兵哥們細細讀完書裡一個個曲折感人的故事後,會用印著花草圖樣,粉色系帶著薰衣草香氛的信紙,寫信給遠方某個名喚夢涵或思帆的女孩。

如此認真的一筆一畫,徹底顛覆掉你原本以為只有貿易公司小妹愛讀羅曼史的刻板印象。排名僅次於讀書寫信的休閒活動,就是三五袍澤放假窩在不開燈的咖啡廳裡看錄影帶﹝相信我,金門軍人的假日去處真是貧乏的可以﹞。看的不是好萊塢動作片或A片,而是像《新戀愛世紀》之類的港式文藝片,幾個大男生靠著電影裡的長髮美女和不知抄自那個日劇裡的情節,就心滿意足的度過寶貴的假期。「原來這些電影的觀眾在這裡…」,你恍然大悟之餘,竟莫名地有點感動。

所以,言歸正傳,愛情電影的社會功能是很重要的﹝想想外島軍人們可憐的假日吧,別讓他們的身心流離失所﹞;而且,黃皮膚黑頭髮說國語的愛情電影更是無可取代﹝你忍心叫我們純情的阿兵哥們對著金髮碧眼闊嘴的鬼妹發白日夢嗎?﹞。先有了這一層認知,再來談《一見鍾情》,對於這部電影的十萬個為什麼,就有了理解與討論的脈絡。

做為一部香港生產的愛情文藝片,我們至少可以從香港電影與愛情電影這兩個面向來看。我們先處理後者。

愛情故事的基礎,乃是建立在差異之上。不論是社會地位上的差異、外觀容貌上的差異、以至心靈見識上的差異。透過消除差異的過程,達成愛情,撫平焦慮。

因此,黎明是網際網路的天之驕子,張曼玉是計程車司機;黎明是流連酒吧的花花公子,張曼玉是抽屜裡藏著按摩棒的單親媽媽;黎明從不承諾,張曼玉卻尋求穩定的關係。這些便是這部片子定下的差異,故事就以跨越差異為目的而展開。我們不必問差異這樣大的兩個人為什麼會戀上,反而要比較關心這樣的差異是否可信。

說真的,我是一點也不相信張曼玉是個計程車司機。她在家裡落地窗邊架起畫板畫畫也就罷了,看看她住的地方、穿的衣服、睡的床單,簡直就是哪個房地產 DM 裡的樣品屋,她還可以三天兩頭在外面過夜,連一通電話都不用打回家,叫人不禁為她的兒子捏一把冷汗。

而黎明一席關於網路理想國的演說,不像個想法獨到的網路專家,倒像個會去參加什麼網路夏令營的中學生。男女主角都像是扮演各種角色的芭比娃娃,《一見鍾情》裡所表現出來的差異,仍停留在符號上的層次,並未落實到故事人物的言行舉止上。角色塑造的缺乏可信度,以至於影片情節裡種種跨越差異的動作,讓人覺得小題大作,對差異消弭後得到的幸福覺得理所當然。

於是,我們如果更進一步地去檢視電影的情節與人物元素,可以發現,這部電影的組件,真的是各就各位得像便利店裡販賣的便當。一個又可愛又乖到不像真人的小男孩,用來標示女主角的母親身份;一群樂觀合作的司機朋友,用來解釋為什麼女主角好像不必帶小孩;葛民輝扮演插科打諢的角色,對比出男主角的卓越;一個用來勾引黎明的壞女人,作為最後一道註定被克服的難關;將故事的時空設在舊金山,可以帶來一些風景明信片式的浪漫;末了,還應景的安排一個慈眉善目的同性戀者做為男主角的養父,既合乎地緣聯想,又顯示政治正確。當然,還得扯上時髦的網路話題,以增添時代感。只不過這些元素就像免洗餐盒,在消費者吃完愛情速食後,用過即棄,沒人記得他們的面貌,也禁不起深究。

在如此缺乏說服力的角色塑造下發展出來的愛情故事,能在近年低迷的香港電影市場開出超過兩千萬港幣的票房,或許倚靠的是廣大觀眾們對本土羅曼史的飢渴,更深一層的答案,則要向港產類型片的供需結構裡去找。

長久以來,支持香港電影成為東方好萊塢的,乃是龐大的社會中下階層群眾,也就是所謂的「打工仔」。在時間和花費不多的選擇下,看一場電影成了相對划算的休閒活動。他們到戲院裡所尋求的,無非是可以忘卻現實生活各種壓力又能滿足其對幸福生活之憧憬的短短兩個鐘頭時光。

這種需求反應到產品上,就是超快的節奏、訴諸低級趣味的橋段、淺顯易懂的邏輯與完美無瑕的偶像明星。生產型態就是對賣座片型毫不遲疑的模仿、跟拍,形成外在是種類繁多的類型,而內在則是統一服膺主流價值的意識型態。

類型電影縱然根植於社會現實,但是類型電影的本質實為社會集體的夢幻,解決的是存在社會中,無法經由倫理法律填補或合理化的匱乏與矛盾。《一見鍾情》其實就是這一套商業及文化機制下的標準產品,它提供一個賞心悅目的愛情故事。

從創作的角度來看,它的人物塑造不夠真實,但是就一個暢銷產品來說,它所提供的真實剛剛好,能使觀眾能不花大腦地依附著做一些浪漫想像就夠了,再多再深的現實恐怕還會妨礙美夢的進行哩。更何況它還兼有瀏覽異國風光,惡補時代新知的功能。再加上商場恩怨,華屋美食… 我們好像又回到了 70 年代。

只是,我忍不住這樣想:在舊神話差不多都剝落殆盡的世紀末,看這麼甜美的電影,觀眾們會繼續入戲呢,還是會覺得有點諷刺。
 
 
侯季然 2000/7/3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ovi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