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高科技是明天的低科技

最近許多美國 PC 大廠宣布第三季業績不如預期,結果股票都以重挫回應,有些公司如英特爾蘋果電腦甚至以一天大跌三、四成來回應,這種少見的激烈反應,除了反應整體股市前景不佳,最重要的意義是在宣示「PC 時代已經終結了!」

猶記得大約一年前,工商時報策畫一個探討後 PC 時代的專題,訪問了約二十餘位資訊產業人士。當時我也在受訪之列,我那時就覺得後 PC 時代已經來臨,台灣必須趕快朝通訊產業發展,否則會面臨很大的壓力,當時也有一些人並不認同這種看法,依然覺得 PC 產業沒有什麼問題。

可是,不過一年的時間,產業轉型的速度已超乎很多人的預期。最近 PC 相關股價大跌,事實上是用更激烈的方式在反映這種調整,PC 一下子變成了低科技的產業。許多人原來沒有警覺,但最後終究要面對這種現實,沒有進行轉型的公司,已被視為是傳統企業了。若以英特爾董事長葛洛夫的話來比喻,對於資訊業來說,這一年可以說是最重要的策略轉折點。

台灣過去在 PC 及半導體的表現相當好,但也因為大部分的人才都投入到這兩個產業,結果在轉型到通訊時代的過程中,優勢反而變成負擔。PC 和通訊基本上是兩個不同的領域,PC 的技術不見得可以用到通訊上,葛洛夫曾經說過,英特爾不斷提升 CPU 的速度,藉著快速的運算能力,希望可以解決頻寬的問題,不過,這個說法現在看來並不正確,因為通訊還牽涉到很多的軟體、DSP 及通訊理論與介面技術,類比電路,光有計算能力是無法解決的。而且,PC 與通訊兩個領域的產業特色不同,工程師的專長、企業的文化都很不一樣。

最近我們去矽谷談合作,每次的經驗挫折感都很大。一方面是矽谷實在太擠了,連房間都訂不到,另一方面是台灣資深工程師愈來愈少,大部分都是從中國大陸去的留學生。對於與中國人或台灣人合作,我們不會有什麼偏見,但是,很現實的是,以前台灣去的人很多,大家相互打聽一下,不是同學就是朋友,合作都很好談,可是中國人基本上對台灣同胞還是存有一些不信任,談合作變得困難很多。相對於過去 PC 及半導體發展時代,台灣現在進入通訊時代,可由矽谷或美國科技界轉由華人圈得到助力的優勢也越來越少了,這是隱憂。

可是,當今在美國搞通訊的人,有很多是中國去的留學生,大陸本來在通訊業就很強,像大陸很多交換機及飛彈都是自己做的,這其中牽涉到很多基本的通訊能力,過去中國受到高科技禁運,能夠使用到的工具並不多,結果反而充分運用人力及腦力資源,讓中國在通訊的實力更加紮根。

至於台灣的通訊業,過去受制於兩項錯誤政策,一個是過去電信局的局端交換機都是向外採購,沒有自己的技術在裡面,另一方面是無線通訊一向受到警備總部的管制,因此,當產業結構迅速過渡到通訊業時,台灣突然之間找不到人才,這是台灣發展通訊產業最大的限制及挑戰。

英特爾德州儀器來比較,德州儀器是比英特爾更早從 PC 轉到通訊領域的廠商,可能也是因為德儀沒有像英特爾在 PC 產業卡到重要位置,因此很早就把公司的重心轉移,例如把 DRAM 事業賣給美光,不相關的筆記本電腦及國防事業部門賣掉,並且大步跨入數位訊號處理器(DSP)產業,而這是通訊時代最需要的技術。

至於英特爾也積極在網路通訊方面布局,像網路及行動電話晶片、資料中心、ISP、甚至光纖等領域,英特爾也都積極涉足,不過,到目前為止,大家還是把它視為 PC 產業的代表。當然,英特爾還是一家值得尊敬的公司,當公司發現業績不好時,立刻對大眾提出警告,這是有良知的經營者做的事。

英特爾宣布第三季業績不如預期的時候,當時我剛好在美國,看到媒體對這個事件有兩點評論,覺得相當值得提出來探討。第一種觀點認為,英特爾近來很多產品不是落後進度,不然就是出現瑕疵,主要原因是網路興起後,英特爾的資源已不夠支持過去採取的四軌道政策(quadruple track)。所謂的四軌道政策,就是英特爾在發展 486 或 586 晶片時,往往讓三到四組人馬分頭開發,彼此相互競爭後,最後選出最好的一組做為公司正式推出的產品。

田徑比賽通常有八個跑道,八個選手共同搶冠軍,過去英特爾擁有許多資源,一次派出四個選手參賽,只要有一個跑贏就極可能贏得比賽,更何況其他四個跑道還不見得有人跑。所以英特爾不只當 PC 業的「一代拳王」,甚至可以當「萬代拳王」,因為它一直可以維持兩、三個選手在旁邊跳來跳去,隨時等著把其他的選手擊倒。

產業的領導者才能夠維持所謂的四軌道政策,因為擁有較多的資源,而且,這個資源不一定是錢,有時候人才更重要。例如在英特爾裡面,如果四組人馬中,有人百米跑九秒八,有人跑九秒九,其他兩人跑十秒以上,結果,跑九秒九的已經算很不錯了,但是在英特爾的嚴格要求下,這批人依然要被拉下來,而且說不定還拿不到股票,在到處充滿機會的矽谷,當然會有人要另謀高就了。

像最近的兩個 Network Processor 併購案,以研發 RISC 微處理器的 Qed,被 PMC-Sierra 用二十億美元的價格收購,另外一家做網路運算的 Silicon Spice,也是被 Broadcom 花了超過十億美元所收購,這兩家公司做的都是 Network Processor,一定有來自英特爾做 processor 的高手。這些人百米大概都可以跑九秒九,只是在英特爾的四軌道中,不見得能夠拿冠軍,索性自己出來創業,機會更好。

事實上,最近幾次去矽谷,很多朋友都和我有同樣的感覺,工程師似乎也開始學起投資股票的基金經理人了。許多基金為了分散風險,因此選擇投資標的物時,會挑選好幾個具有代表性的產業龍頭,讓自己的投資組合能夠規避風險,並達到最佳的報酬。對於很多矽谷的工程師來說,他們也寧可多跑幾家公司,一家公司做完兩年再換一家,如此可以多拿一些公司的股票,讓自己賺更多錢,免得因為一家公司無法上市就賺不到錢,風險太大。工程師跳槽成風已是矽谷的普遍現象,更何況產業正處於典範快速移轉的環境之中,這可能也是英特爾無法一直維持四軌道政策的基本原因。

第二種觀點認為,英特爾為了轉型做了很多收購,結果這些收購並沒有很成功。這其中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是,由於英特爾是個很強勢的公司,被收購的員工往往很難融入英特爾,結果很多人就離開了。這種情況在英特爾收購 LevelOne 及 DSP Comm. 兩家公司的例子上似乎都看得到。評論者認為英特爾應該做一、二個份量大的購併(百億美元以上),而不是十億美元這樣的規模,如此可能英特爾會更嚴肅評估購併及整合的策略及執行。

收購策略運用最成功的思科Cisco),最主要是可以成功地把收購進來的企業融入到企業文化中,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英特爾在過去十年之內,全部以自己之力不靠購併由年營業額二、三十億美元成長到三百億美元,就像攻無不克的羅馬帝國兵團,如此一來在購併公司之後,可能整合效果較不好。談到思科,我倒覺得還有一個重點可以提出來討論。思科過去被認為是網路時代中的代表企業,但是在進入寬頻通訊時代中,思科也不是最強的企業,因為思科強在路由器,屬於數據通訊的領域,但若要比光纖,還有更強的 LucentNortelSycamore 等公司,即使在高階的路由器部分,思科也要拱手讓給 Juniper。這些事實證明了一件事,也就是昇陽的創始人說的:「不是所有聰明人都會替你工作。」英特爾是如此,思科也是如此,對任何公司都是一樣。

講了這麼多產業轉型的事情,我還是要把影響企業相當重要的「文化」因素拿出來談。早期我在聯電負責 486 CPU 晶片時,面對英特爾這種競爭者,當時我就覺得英特爾是「羅馬帝國」,心裡的疑問就是,羅馬帝國是怎麼衰亡的?後來我看 Discovery 頻道介紹「羅馬帝國淪亡錄」的節目,發現羅馬帝國在西元四百多年崩潰,但在西元三百年的時候,先在帝國東邊波斯起動亂,又有內部爭王位,造成動亂開始,帝國亂了好久,最後才崩潰。Discovery 還在最後加了一句評論:「偉大文明不會被消滅,只是慢慢衰退,但仍會流傳下來。」

後來我發現,像英特爾這種「商業帝國」,要走入衰敗是幾乎不可能的。英特爾已達到年營業額三百億美元,這麼大的上市公司,有很強的高階及中階經理,他們會自動調整步伐,適應環境的轉變,他們也有很強的董事會,可以在經理人看不到的時候,主導企業做更激烈的轉型,這種商業帝國是不會如此輕易地就瓦解掉,因為企業文化會適時地自動修補、重建。

蘋果電腦就是一個好例子,有一段時間蘋果電腦非常糟,創辦人 Steve Jobs 下台後換了好幾任 CEO,亂整一通之後公司居然沒有死,結果 Steve Jobs 重新被邀請回來,幾個新產品推出後公司又站了起來。這種企業文化的韌性令人吃驚。

另外像德儀,這家公司的企業文化不像英特爾的強硬,在文化上有其彈性、穩紮穩打的一面。事實上,德儀前任的總裁是在歐洲出差時心臟病發去世,結果現任的總裁立即接手,新總裁原來就已經涉入決策階層,接掌德儀後可以更快速的進行轉型,讓德儀能夠在通訊時代掌握更多商機。如果拿這個標準來看台灣的企業,今天台灣那家公司可以在 CEO 有突發狀況時,可以很輕鬆地進行企業轉型的工作?文化對企業的長遠發展來說非常重要,而企業最終的長期競爭力,企業文化反而是最基本的一環。

PC 時代已經結束了,現在產業正從「後 PC 時代」步入「寬頻時代」,因為大家的需求已經不再是強大的計算能力,而是要增加通訊的能力,很多人現在買電腦都是為了上網,即使是資訊家電(IA)、個人數位助理器(PDA)、視訊轉台器(Settop box)等產品,最大的意義也都是在擴充人的通訊頻寬,這個頻寬的意義已有些抽象的層次,但是仍然不脫離寬頻的範圍。

進入寬頻時代後,到底頻寬要多大才夠?有一句關於頻寬的笑話是:「頻寬和性及金錢是一樣的,只有在太多的時候,才似乎是有些足夠(Only too much seems to be enough)。而且,每個人的標準不同,沒有人知道到底要有多少才算是太多(How much is too much)。」這聽來像是笑話,但卻很傳神。我看頻寬永遠都不嫌多,頻寬再多,都會被用掉。想像一下,每個人都希望隨時可以跟必需開會或討論的人一起在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的環境下進行會談,這個頻寬要多大?而且這個頻道還是必須隨時開著(Always on)的情況,難怪光纖通訊現在是最熱門的,因為提供頻寬來看光纖是最終的答案(Solution)。

進入寬頻時代後,所有的產業規則都必須重寫,而由於處理寬頻的半導體晶片都會很複雜,因此半導體業也會正式進入系統整合晶片(SoC; System on Chip)的時代。SoC 的觀念時常被提起,但是我要強調三點,第一是,SoC 中的 S 比 C 重要,也就是系統的觀念比晶片更重要,第二是 SoC 是由應用、演算、架構、類比等所定義,第三是 SoC 必須包含中央處理器、嵌入式記憶體、類比、智慧財產元件(IP)、軟體等元素在內。

若以這種定義來看,台灣目前真正切入 SoC 而且產品已經算是成功的半導體公司並不多,未來產業典範移轉,台灣半導體業也會面臨強大的挑戰。當然,通訊產業興起,台灣半導體業要切入這塊陌生的市場,原本就要花很大的力氣,再加上人才不足的大環境因素,面對寬頻時代,對台灣 IC 設計,IDM 等半導體公司挑戰是不會少的。

從 PC 時代到後 PC 時代,再演變到現在的寬頻時代,典範移轉的腳步愈走愈急,過去的高科技,現在看起來都已經變成低科技,產業的調整如此激烈,誰可以熬過這種無情的試鍊,恐怕都沒有人有答案,說不定現在掛牌的許多股票,五年之後都不知道在那裡呢!產業生態本來就會調整,企業只有自求多福,改變自己的腦袋,才能夠維持競爭力。連過去被視為是高科技業的 PC 產業都是如此,很多早已沒有競爭力的傳統產業,竟然還一而在,再而三地要政府去護盤買股票,這樣的要求是不是有些可笑呢?政府護盤所花的錢,如果只拿其中一部份來針對寬頻通訊時代來臨,多訓練一些人才,建立台灣目前欠缺的通訊基礎技術,其長期效果應會更好。
 
 
口述/蔡明介 整理/林宏文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echnology and tagged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