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勢轉好前 我們要好好活著

30 多歲的電子業者問我,景氣好轉了嗎?我回答說,問題應該是:景氣何時到底。這讓他的臉色很難看,回我一句,你與我在外面得到的答案完全不同。能說什麼呢?大家對景氣有期待,這點很重要,對維持身心健康很需要;事實呢?如果在不正確的時間點上過度樂觀,或過度悲觀,都會受到若干傷害。

華倫巴菲特在最新出爐的 2008 年 Berkshire Hathaway 年度致股東報告書中,強調 2 件事,1 是坦承在 2008 年做了一些蠢事,指的是 2008 年在高檔投資 ConocoPhillips 石油公司股票。此外,還有一些其他投資人認為的錯誤投資決策。第 2 是 2009 年美國的經濟仍然處於一團亂當中(in shambles)。這份報告書可能論及的看法,早早就受到全球投資界的期待,新公布的訊息,顯然未能帶給世人興奮與期待,反而是更長時期的不確定性。

報告書的內容,被 CNBC 稱做是「製造最壞的頭條(新聞)」。不過,與絕大多數人不同的是,他仍然長期看好美國,相信美國的能力。耐心曾是他最大的朋友與助力,即使在 1990 年代末期,投資情勢對他最不利的時候,仍然堅持自己的看法。耐心,加上正確的思維,正是當下我們最需要的態度。

景氣到谷底了嗎?

專業媒體報導,若干電子業者對外宣稱,該業景氣谷底已經確立,言下之意,就是未來業績應該就此回升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恭禧這些業者,各位所處產業或產品大幅領先他人,提前復甦。

若干週以前,筆者曾經提到 2 件值得觀察的事,一是貿易保護主義的潛在威脅,由於世界各國領袖都特別重視這點,避免步上全球貿易大戰的泥淖,氣焰與情緒並未進一步明顯上升;但另一件,即美國民間消費習慣的轉變,則已經顯示在 1 月的美國 GDP 與消費者信心數據上。

光是這一項,就對所有仰賴對美出口帶動經濟成長的國家,構成重大威脅,台日韓星與大陸,1 月的出口與工業生產劇減,幅度為近幾 10 年來罕見,也提供明確的佐證。

至於國際金融與經濟情勢,最近不僅未轉穩,而且還在持續惡化中。美國方面的壞消息是,接下來的泡沫還有待破裂的有:美國財政部的公債,商業不動產,醫療科技與學生貸款與卡債。這 4 項,其實早已在很多人「最糟的情況」模擬之內。

更多的末日博士預言

除了美國紐約大學的末日博士盧比尼 N. Roubini 與經濟末日大師麥嘉華 Marc Faber 持續看壞全美國外,英國也有末日經濟學家看壞愛爾蘭與英國前景。而大陸最近也出現末日專家,對美國與全球經濟發表十分悲觀的預言。

多維財經網日前一則訊息,報導《貨幣戰爭》一書作者宋鴻兵的金融海嘯四階段論:第 1 波,次級房貸與 2 房(房利美房地美);第 2 階段,前半場是企業債務違約,下半場是商業銀行國有化;第 3 階段是美國政府公債危機(導致利率大幅攀升);最後階段是美元的冰河時期,全球不再持有美元,轉而持有資產。

從悲觀可能更悲觀的情緒再往下推,將有可能比上述這些經濟末日博士更壞的情況出現:地緣政治的不安與終極殺陣:戰爭。最近東歐與中歐的情況,已因經濟情勢吃緊,而已開始的第 1 個徵兆,是否會往更壞的方向走?或是到此為止?誰也不敢斷言。

如果世事往好的方向走,還是會碰到一些潛在的威脅。據報導,國際能源總署IEA)署長田中伸男預測,由於石油價格跌到 40 美元 1 桶,全球現有的採油活動與儲油已經大幅下降,一旦經濟情勢好轉,石油供應將會立即吃緊,屆時,油價就會上漲到每桶 200 美元。

怎麼吃都癢?

這樣的局勢,套句廣告辭,是吃這個也癢,吃那個也癢。那麼藥方呢?不知道。簡單講,從台灣,我們真的不知道或看不到事情有多嚴重?或者,事情可能會變得多壞,或如何才看得到曙光?國際情勢與局勢,本來就由世界大國在操控,但如今,仍居全球核心的美國,她的政治人物還未對整個局勢形成共識,遑論採取必須採取的政策。

情況真有那麼悲觀嗎?筆者實在很不願意做個掃把星,看衰後事。但是,很多人沒有時間去瞭解國際情勢,或者未能瞭解情勢的緊張程度,或者過度樂觀相信景氣很快會回復。而且,各國的政府,不管基於無需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或是根本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或者忽視事情的嚴重性而一味地敷衍,未能及早做好應做的準備,這才是對未來最大的威脅。

掃把星絕對不討好。若干對進言集或筆者有意見的讀者,很可能會直接地提出批評,但筆者要講的是,已經知道或是感受到壞的事,卻沒有提出警訊或警告,是不對的,而當今台灣的媒體幾乎都未曾提到更遭的可能性與可能的局面,更讓筆者覺得擔心。

最近 Discovery 頻道不斷播出一個很好的節目「超級火山爆發」。如其所說,1 個會發生的事,目前尚未發生。經濟的事,雖不必然像科學那樣準確,但是如果坐任其發生,它就很可能會發生,一如著名的彼得原理Peter’s Principles)的延伸定義:會出現的問題,總是會出現。

回頭看看金融海嘯。巴菲特在 2002 年提出衍生金融商品是一項大規模殺傷武器的預言(諷刺的是,2008 年他投資的衍生商品大賠),及景氣循環學者 Robert J. Shiller(2000 年出版《不理性繁榮》一書)在 2003 ~ 2004 年間,提出美國不動產泡沫化預言時,美國最重要的財經官員如葛林斯班等,並沒有特別重視。即使到 2006 年,美國房地產開始出現警訊時,美國掌權者還是沒能正視問題的嚴重性,以致問題爆發時,採取的對策太小且太慢(Too Little, Too Late)。

Go Get RICH

這種情形,不祗在美國,馬政府的劉內閣經濟團隊與施政,被批評的焦點也都集中於此。看看世界各國,似乎也都如此,也正因為如此,景氣一旦急凍,便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嚴峻的情勢,政府究竟有沒有盡到該盡的責任?留待各國的反對黨去批評。作為個人與民間的企業,在沒有重量級經濟研究與學者的協助下,要正確地判斷情勢及其可能的演變,當然可能性十分低(也不必太難過,經濟學家或分析師的判斷,失去準頭的機率也不低)。那麼,一般人或企業要如何因應這個十分不確定的局勢,以及未來的經濟局面呢?

有家金融機構提出的構想還真不壞,簡單講就是 RICH:R,reading,多讀書。的確,不管基於興趣或專業所需,都是好選擇;I:Invest,除了仍然要做些投資(並非投機或盲目地將所有資金投入),也要投資自己,尤其目前沒有工作或工作有可能不保的;C:Communication, Credit, Consumption,多溝通,控制信貸,控制消費,很重要;H:Health,當然是生理與心理兩方面,要維持一定程度的健全。

不僅簡單,也是個人或企業可以完全自我掌控的事項。筆者衷心期盼經濟情勢能早些好轉,但無論如何,好轉之前,我們都必須活著好好的。
 
 
電子時報 魏東陽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ife and tagged , , , ,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