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打開軟體黑盒子 台廠可分段切入 Android 產業鏈

2008 年中當我們與一些台灣廠商接觸時,大家對於 Android 多處於觀望階段,雖然技術人員都有興趣,但因市場還不明朗,他們寧願將研發資源放在 Windows CE 上,畢竟這個市場雖然利潤有限,但已經實際可以看到產能與銷售量;不過,隨著 G1 手機銷售表現亮眼,許多台灣廠商開始表達高度興趣,氣氛已有明顯轉變。

過去手機軟體的各層介面,都被微軟Microsoft)公司包了,就像黑盒子一樣,台灣廠商很難突破,現在 Android 是完全開放且符合開放原始碼(Open Source)的軟體平台,而且每個軟體模組與層次(Layer)均有清楚定義,因此,台灣廠商有機會解開此一黑盒子,並發揮游擊戰的優勢,只要有能力及投資意願,可以專注於單一技術發展,類似 PC 產業分段切入不同的垂直產業鏈。

雖然 Linux 存在已有一段時日,但 Linux 的開發人員來自世界各地,沒有人負責把關品質,現在 Google 主動扮演去蕪存菁及整合的角色,希望大力推廣 Android 平台後,讓全世界的人都來做 Android 平台的產品;初期 Google 站出來打響自己的手機名號,但未來還是會退居二線,固守在內容與服務供應商(contents & service provider)的定位與角色。

有些人會納悶,Google 為何要投入那麼多資源推出免費的 Android 平台?但 Google 的算盤早就打好了,其完全掌握到媒體的特性,深知提高廣告收益最大的關鍵就是增加客戶基礎,一旦 Google 的網路內容與服務觸角延伸到更廣,從 PC 往手機及各種行動裝置延伸,讓使用者無時無刻隨地都能接取,Google 就能獲取更多收益。

Android 有如航空母艦 台廠有機會各個突破

GoogleAndroid 平台,相當清楚地定義了相關軟體的規範,對台灣產業來說至少帶來 3 種商機。首先是台灣能否發展出相關晶片,來搭配 Android 軟體的應用,例如行動上網裝置(Mobile Internet DeviceMID)的機會就很大,畢竟這類產品不像 SonyPS3,需要很高檔很極致的晶片效能,MID 訴求簡易上網等功能,很適合台灣的晶片業者發展,現在多數是搭配 Linux 作業系統,未來則可導入 Android 平台。

其次,相關創意也可衍生許多商機,例如 Google 就舉辦了 Android 設計應用比賽,對許多創意應用的開發者而言,不用等待實際做出晶片或手機,程式開發者就可在虛擬手機上發展各種創新應用,大量縮短程式開發與驗證時間。

另 一方面,Android 有如架構了 1 個軟體平台的航空母艦,任何廠商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選用其中部分的模組,拿來發展各式產品,從 GPS 導航裝置、數位相框、傳訊設備、可攜式多媒體播放器(Portable Multimedia Player; PMP)、手機到 MID 等,這些不同軟體模組組合出來的可能性很大,都是台廠可以嘗試的商機。

不過,未來台灣在 Android 產品的發展上,應該要特別注意開放原始碼社群相關權利義務之履行。台灣廠商在保有 Android 關鍵技術研發成果的情形下,必須基於「取之於社群、用之於社群」的精神,遵守其遊戲規則來開發和銷售產品與服務,如此既可達到獲利目的,同時也得以符合開放原始碼社群促成技術發展良性循環的原意。

晶片與 Android 軟體整合 才能發揮台灣產業效益

現在政府相關部門已經看到 Android 相關商機,經濟部技術處自 2008 年中起就廣邀請法人提案,由資策會著手進行軟體及人機介面等相關計畫,並希望進一步推動 Android 相關產品的相容認證。另外工研院晶片中心則與資通所配合,專注於 Android-Ready 的晶片與 power-aware 作業系統開發。

雖然有些公司已經開始運用 Android 軟體進行產品開發,但如果只是在 x86 架構的 PC 或 Netbook 上執行,其實無法真正發揮台灣的優勢,畢竟台灣產業真正具有核心競爭力的是在晶片,Android 軟體不能與晶片脫勾,因此晶片中心才發展出 Android-Ready 的多核心系統晶片(SoC),希望能提供台灣廠商 1 個軟硬體整合的 Android 解決方案,以協助台廠提升在 Android 市場的能見度。

過去台灣廠商未能掌握智慧型手機嵌入式軟體核心技術與系統晶片關鍵技術,其主要關鍵並非台灣不具備設計嵌入式處理器(Embedded Processor)的能力,而是無法取得相互搭配的嵌入式系統技術及相關作業系統,如今 Android 完全透明的架構則正好可填補台灣一向所欠缺的技術區塊。現在台灣有自主研發的低功耗雙核心系統晶片,可支援高畫質的 H.264 影片播放功能,亦可執行 Google MapsYouTube 等應用,極適合用來發展 Android 平台的多媒體手持裝置。

有人說用單核心晶片也可以執行,為何要用雙核心平台?原因在 Android 應用程式採 Java 程式語言,因此中央處理器(CPU)不僅像管家一樣,什麼都要管,從作業系統到輸出入以外,還需耗費大量運算資源在模擬 Java 機器運作以及多媒體運算,造成單處理器 Android 系統多媒體效果均表現不佳。解決之道就是加入多媒體數位訊號處理器(DSP)專責提供高品質多媒體服務,形成雙核心甚或多核心 Android SoC。

舉例而言,在工研院晶片中心的 PAC Duo SoC 解決方案中,內含 ARM926EJ 及 2 顆高效能 PAC DSP。此架構 DSP 等於扮演協助 CPU 的角色,就像經理人與工程師負責不同功能一樣;雙核心平台非常適合手機,CPU 負責一般處理功能,DSP 負責影音編解碼的功能,各司其職不會造成任一方的過度負擔,特別適合低功耗 SoC 設計。此外,在手持式裝置中採用 DSP,可以借重其使用極低運作速度與低耗電的特性,更能滿足長時間的多媒體播放如:長時間 MP3 及 YouTube 播放之需求。

產業鏈壓縮 晶片、系統廠板塊位移

隨著產業鏈持續壓縮,晶片整合系統或軟體往準系統靠攏,已是必然的趨勢。早期聯發科發展出手機晶片後,起初為了說服客戶採用晶片而提供手機的參考設計(Reference Design),後來客戶更是直接以此為手機系統為基礎來產製最終產品,不同的僅是外型與軟體介面而已!使得現今晶片業者幾乎都已成為準系統的提供者了,這是產業鏈壓縮產生的結果。

當然,另一個現象是系統廠在前幾年也嘗試自行發展晶片、或培養 IC 設計子公司。不過,IC 設計人員如果在系統廠工作,畢竟不是主流,因此系統廠自行發展晶片成功的例子並不多見;倒是系統廠商如宏碁華碩紛紛走向通路與品牌經營,專注於品質控管及品牌行銷,就如同諾基亞Nokia)負責訂規格,IC 設計公司只要能解決系統廠的問題、符合他們的規格及需求,就能打入系統廠的供應鏈。至於處於微笑曲線的中間 OEM 廠商,現在多已轉向大陸,台灣則成為關鍵零組件的提供者與行銷通路的掌握者,希望朝向附加價值較高的兩端好好發展。

現在的系統晶片幾乎都是以硬體為基礎再投入越來越多元化加值軟體的研發,因此軟體人力佔 IC 設計公司的比重愈來愈高,例如手機的軟硬體研發人員比例幾乎已經達到 3:1 到 4:1,例如聯發科的手機晶片硬體都是同 1 套,但可能鈴聲、按鍵、輸入方法與應用軟體有些差異化,這些都是軟體差異化所創造的價值。

台灣 IC 設計公司如果還是做沒有系統軟體、純 ASIC 電路的產品,每顆 IC 只能以 1 ~ 2 美元秤斤論兩來銷售。因此,不論是 IC 設計公司與系統廠,皆必須參考和學習歐美及日本的發展脈絡,以硬體搭配軟體的模式進行技術規劃與產品開發,才有辦法提高晶片與產品的附加價值,同時也才有機會進一步地增強市場的競爭力。
 
 
吳安宇 口述 / 電子時報 沈勤譽 整理

吳安宇現任工研院系統晶片中心副主任暨台灣大學電機系/電子所教授,台大電機系畢業後,取得美國馬里蘭大學電機碩士及博士學位,主要研究領域包括 VLSI/CAD、通訊積體電路及信號處理,曾於 AT&T 貝爾實驗室任職。


吳老師的計算機組織當年在中央電機幾乎是必選修課,但是經過政府教育單位搞的「系倒」計畫等一連串事件後,一堆好老師都跑去別的學校了…。喔… 我扯遠了…。

吳老師這篇文章讓我想到之前對於 Google 推出手機開放平台時的評論,我想那個思考點大家都看到了,台灣科技產業的未來轉型方向,也逐漸有個輪廓。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oftware, Technology, Work and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Google 打開軟體黑盒子 台廠可分段切入 Android 產業鏈

  1. Pingback: cad 線 分段 -部落格熱搜- cad 線 分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