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月 21 日

好久沒來寫日記了。

今天晚上去聚餐,很抱歉板著臉。妳們一定對於我飯前的禱告很好奇。我並沒有改變信仰,或者該說,並不是擁有了信仰。只因為今天是那麼樣地特別。而我無法在應該歡愉的餐桌上講出只屬於今天,屬於我個人的獨特。而禱告的內容,只是希望父親分享我的一點快樂。

有些事情從來沒有過去,有些角落卻總是讓人遺忘。有些氣味揮之不去,有些人在心口生了根…

媽一樣去上班,我則一如往常地來實驗室工作。但是有些人,有些東西,卻永遠缺少了,也永遠找不回來了。時間過得很快,爸離我而去,至今天剛剛好滿一年。沉痛的淚水不再,卻換成了刻劃在心中,一道道深深的傷悲。原來,所謂「忌日」是這麼一回事。

而阿媽也在大前天夜裡過去了,姑姑打電話來說,阿媽是要爸爸來帶她走的。很安詳,毫無痛苦地,離開我們。深夜裡的一通電話,讓朦朧中的我驚醒,更絲毫不敢再去喚醒因工作勞累而熟睡的媽,告訴她,阿媽也走了。

那一年,站在十字路口張惶過久,心情的版圖只是蜘蛛匍伏於網中的距離。歲月的濕氣浸淫到生命的骨子裡,蔓延成一種虛妄的不安。

也就是今天,深深後悔愧疚著。真的有時候,會去 challenge 自己到底有了麼表現?有了麼成就?值得父母親放心安慰的。現在沒有答案,那以後給得出來嗎?不會極度悲痛的心情,讓我加倍地矛盾與難過,但是,把自己打點好,份內事情給做好,家裡照顧好,相信也是爸的願望吧。或許這一切也正是我,改變如此大的原因。

心想,也許只有文字深度能夠涵蓋我本質上的寂寞個性吧。

今天那樣冷,也才發現,原來在父母親的懷抱中,如此地溫暖。願您在那遙遠的彼方,一切都好。

出走,也可以是一種存在的靜止方式。

朋友 Tear 送了我兩首詩,是 Tagore 寫的。

平靜些,我的心,讓別離的時間成為甜蜜。
讓這不成為死亡,而只是完成圓滿。
讓愛融為紀念,苦痛化為歌曲。
讓飛行掠過天空,終結於歸巢的歛翼。
讓你手的最後撫觸溫柔像夜之花朵。
喔,美麗的終結,請站住一會兒,輕聲地說你最後的話。
我向你鞠躬,拿起我的燈來給你照路。

 

死亡像出生一樣,都是屬於生命的。
走路須提起腳來,但也須放下腳去。

就當作是,這一頁悲傷日記的結束吧。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if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