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控窯

鄉下地方,充滿草地氣息。

花蓮控窯

託同學之福,得以享受這輩子第一次的控窯經驗。
一直不停地提著,看過漢聲小百科書裡頭說,窯要怎樣築。
要怎樣收口?然後怎樣佈置,打垮,插上樹枝等等。
現實中,屢次疊了又倒的土窯難免打擊士氣與再三肯定「知易行難」這句話。

拿出這句在劇中,常為狂人與邪惡角色掛在嘴邊的話,「有破壞才有重建」。
努力地將破碎與掉落的土塊,以更大、更為結實的來替代。
總算是築出一個醜醜,但是可以收口、封頂(這更是一門學問)的窯。

花蓮控窯

同學家暫時廢耕的田,隨處都有枯萎的農作物,路邊田埂還有麵包樹的
枯枝落葉,於是這些即將回歸自然的材料,便成為我們的「燃料」。
生火之途也異常辛苦,土塊大且濕硬,窯中溫度起初始終不高,火難以大熾。
需以報紙,枯草為底,添以麵包樹、檳榔樹大枯葉,待火熊熊時。
趕緊將那些一段段粗厚的樹枝丟入,總算是把火升起。

底下都留有一口,隔壁由行家金龍所築的窯,果然相當純正,天頂完美封起。
由底下送柴火,而我們這邊則是留下天頂當作薪材入口,底下一口變成搧風口。
好笑的是,吾拿起瓦楞紙片,用力搧風同時大喊:「啊啊啊~ 兩年畢業~」
一下火光如日中天,大家爆笑之餘,還台語大喊:「起爐了,起爐了~」

就這樣燒了好久,一直到天色暗了,我們也才要放東西進去。

發現山腳邊,天色暗的好快。
大夥興起升營火的念頭,於是便動手收集剩下的枯枝木柴。
不點火還好,一點火,便引發了自小就有的玩火慾。
一直不斷地丟東西進去燒,大家都深怕真把整片田給燒了。

在火光中看到,三、四年前,在營隊裡頭,焰火前面手舞足蹈的自己。
好懷念那時的時光,竟是如此匆匆。
就好似今天眼前繽紛飛舞的火花,僅是匆匆一現,就逝去了。
彼時未曾想過珍惜留存,而今日無限懷念感慨。

而原本令人生厭,把大家咬得很慘,野外的蚊蚋蠅蟲,也都因為
熱度與燒煙而漸漸散去。
不知名的蟲鳴、蛙嚷,都紛紛演出。

夜幕低垂,陣陣清風,那熟悉的味道。
不經意地抬起頭來,那不是久違的星空嗎?遠遠地掛在山邊上頭。
有人驚呼他看到了流星。
好棒,我又想起畢業前,上大雪山看獅子座流星雨的盛況與冒險。
那是大學生涯,絕對不會忘記的其中一件,美好回憶。

而頭頂上的這一片天呢?
又能容納我多少回憶片段,寄存於每個星辰之中。
於往後的歲月,我又觸及,滿天星斗,與自己方寸之心時。
一個個,尋出,微笑地想念,溫習它。

但是她美得足夠了,不是嗎?
配合那一彎淺淺,有著溫柔襯色的微笑。
伴隨著亮晶晶的星光點綴。
滿足充盈我心,踱步於田埂,不自覺哼起調子,步履輕盈。

豐盛的大白菜、金針菇、香菇、青椒、玉米,加上魚、豬肉、雞肉。
被一點一滴都不遺漏地密封在錫箔紙裡頭,包覆以大自然的土壤。
幻想著所有的精華都被留下,又在土中吸收熱度與自然養分。
該是怎樣一頓豐盛佳餚呢?

你一定該嚐嚐,控窯悶煮出來的香菇。
飽滿圓潤,入口鮮汁滿溢,好香,又好 Q 的口感。
配合不同的調味醬,大白菜也呈現不同的風味。
你可以深刻感受出,控窯的食物,都因為不將食物本身的精華暴露,流失出來。
所以每樣菜,入口都是最純正的本味。
我並不是美食家,無法做絕佳形容,但是這樣辛苦一整個下午。
感覺是值得的。

碎佈,殘餘的灰燼,不時的乍紅,一切看來都是結束的協奏曲。
好久沒到野外走走,雖然對於我們來說,頗為辛苦得嚐這一頓飯。
但是,花蓮鄉下,迷人之處,不就在於此嗎?

記於星月空下。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if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