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節快樂

「爸,父親節快樂。」

飄邈間,香柱不斷地將人間我們家人的悼念化為縷縷煙絲傳遞給遠方的父親。沒有多餘的言語,也沒有難得的禮物,我說著家人最近的生活與成就處,述說一個可以放心且努力過生活的劇本,好讓父親與我們,都能得到一點點什麼的安慰。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沒有真正實際去體會,永遠是個無關痛癢的標語警句。沒想到父親節會少了主角,失怙之痛又那樣觸景傷情地從內心深處爬了出來。那些情景湧現,湧現再湧現。

但卻出乎意外般地平靜,我試著擠出眼淚,想表現得像是很傷痛,很悲哀的樣子,但是辦不到。慚愧地想著,我是否遺忘了些什麼?失去了些什麼?或許是已經能坦然面對了,能勇於承擔了。唯一不變的,是父親已遠去不再回來,令我心絞痛的事實。

想到了「挪威的森林」裡頭的一段…

Kizuki 死的時候,我從那死學到一件事情。而且把那當作一種諦觀一種領悟來體會。或者感覺已經親身體會到了似的,那就是這樣一回事:

死不是生的對極,而是潛存在我們的生之中。

這確實是真實的。我們藉由生這件事同時在培育著死。但那只不過是我們不得不學的真理的一部份而已。直子的死則教給我這樣的事。不管你擁有什麼樣的真理都無法治癒失去所愛的哀傷。不管是什麼樣的真理、什麼樣的誠實、什麼樣的堅強、什麼樣的溫柔,都無法治癒那哀傷。我們只能夠從走過那哀傷才能脫離哀傷,從其中學到些什麼,而所學到的這什麼,對於下一個預期不到的哀傷來臨時仍然也毫不能派上用場。我一個人孤伶伶地一面側耳傾聽著那夜裡的海浪聲,傾聽著風聲,一面日復一日地一直想著這些事,一面喝光了幾瓶威士忌,啃著麵包,喝著水壺的水,頭髮裡滿是沙子,一面背著行囊在初秋的海岸一直往西方走著。

如果可以,真想,重來一次。如果可以,不要讓我懂那樣多,只當爸去了遠方,不能夠回來見面了。如果可以,讓我誠心為爸祝禱,祝他,父親節快樂。

亂,寫不下去了,或許該學渡邊徹,去流浪。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ife and tagged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