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吃飯

早晨之際發生的地震,在八點多鐘的時刻,將我憾醒。還以為半夢半醒之際,是我失去了平衡感。下一刻鐘,我在回復平靜的床上,回想剛剛的新聞事件,抬頭想望一下時鐘上的指示,卻力竭地將頭重重地倒回枕頭上,彷彿上頭也有種牛頓不曾發現的萬有引力。

對於一個昨夜熬夜看論文的研究生而言,早上八點被非人為的地震給吵醒,卻無法再度入睡,是相當悲慘的。就好像準備研究所考試時,被夜半的荒雞給叫醒般地懊惱,記得當時,還開窗吶喊:「下次再亂叫,我們就餐桌上見。」室友們莫不莞爾。但是這次,我不知該向誰發起床氣。怪自己吧。以前都不會這樣而是天塌下來都還像隻睡死豬。

出門時,碰到隔壁的雪球,習慣性地展開了我們的對話

我:這麼早就在忙呀?

雪球:對呀,肚子餓了嘛!

我:那你該到可燃那一桶找才對呀?

雪球:都一樣啦,難道你認為網路卡是可燃物?

我:…… 嗯… 你忙吧…

我前往學校,想著,我老了。

修剪並巡視過盆栽後,很滿足地上 BBS,看看網頁,進行這一天的例行事務。晚上要 meeting,早早就把昨夜半途而廢的長篇論文再拿出來看。但是睡眠不足,研讀進度屢屢受挫。

整個夏日的早上,充滿冷氣,諾大的實驗室,僅我一人,有時感到,好冷好冷。

只有一通老闆的電話,提醒我該離開位子,走動一下。

中午時分,提前離開實驗室去曬曬太陽,不單是植物,人偶爾也該接受陽光洗禮才是。但是久了卻又炎熱難耐,慢慢地踱步到湖畔餐廳,看到門口放暑假的詔告,想到,八月一日之後,我連這段從實驗室散步到湖畔,吃飯時閱賞湖光山色的休閒時間也沒有了。

愁又多了那麼一些些。不過我還是快樂的。

一個人挑了個面湖的好位置坐下,享用我的午餐。餐廳裡頭仍有放暑假的感覺,想到開學時,萬頭鑽動的景象,實在有點驚嚇。

「一個人來吃呀?」然後給我個關心的笑臉。我所認識的,計中的人員,系所的助理,不知怎麼地,突然都關心我起來,像是我不該一個人坐在這邊吃飯似的,可也奇怪,我一人來享受午餐時光也不只一次了,今天卻如此多人關心我?

我從心中笑了,被人關心的感覺,真好。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if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