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了她

魚兒在幼時的回憶中游著。
蝦蟹扮演的兵將始終是我孩提時的夢中玩伴。
不知何時愛上這些小生命。

每每走訪野外,總愛傍著水尋著牠們的蹤跡。
年幼的稚氣,爭著要將牠們帶回家陪伴著我。
而在趣味之外的好奇,更似源源不斷的補網。
在人類巨大蠻橫而無知的權威下,牠們被迫離開自己生長的地方。

直到牠們不再在我的眼前走動,攀爬。
直到牠們無法再忍受環境的不同與粗心的照顧。
我慢慢洞見可怕的結局。

也不知何時,開始懂得尊重這些小生命。
以一個我,牠,最舒服的距離,保持友好的關係,我欣賞牠。
而牠可以無視於我的存在。
啊,前不久我才遇見過不是嗎?
在遙遠的異地大陸上,廣場裡頭,漫步我腳邊的白鴿,不就是如此?
為何在這片自己的家園土地上,不見如此悠閒而不畏人的動物呢?

是人們的貪婪也改變了牠們嗎?
答案似乎,在異國,在家鄉,在我細想下,都是可悲的肯定。

從妳手中接過盆栽,也接過了一份信任與責任。
信任是妳給我的,而責任則是我附加的。
有點忐忑不安地想著,好久沒有這樣親近生命。
沒有這樣,自己的一舉一動繫乎一個個小生命。
更怕著,有負所託的感覺。

照顧至今,沒有什麼窒礙,我感覺很能勝任這份工作,大概也是因為
自己個性裡頭的某些溫柔成分使然吧。
更發現,在照顧這些小生命之餘,產生了種思念。
也才知道,原來,思念也有生命,跟著我一起呼吸。

一場大雨,打亂了一切,在粗心之餘,原本已經枝折葉落的盆栽。
被我打翻在地上,顧不得已濕的衣服,急忙收拾這一地的驚愕與散亂。
試著努力,重新填充牠的生命必需,給予一切的努力。

即使好像已經盡了人事,好像還是缺乏了什麼。
那是種後悔吧,我說不上來。
爸走時,我也有類似的感慨。

望著已垂下的枝葉,妳對我訴說著無盡的怨。
天啊,我甚至連妳的芳名都不知道呢,就這樣疏忽地讓妳走了。
妳原本美麗,而如今即將香消玉殞。

葬了妳,願妳重回天地的輪迴。
也希望,有了妳的離去,能帶來另外一個,從溫暖土地冒出的新生命。
 
 

記 有著美麗枝葉的妳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if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