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忙,也要和你打場籃球

「14.6 KB/sec….」遲緩的速度,同週遭沉悶的空氣熾熱。感覺生命歲月在流逝,卻是以一種極其痛苦,再緩慢不過的折磨形式來進行著。

問題始終存在於心中,沒有解答。心被一把無情的鋸子,過去回憶的利鉤,給扯上,給拉下,那是種劇痛,那已在淌血,沉痛不堪,只能自己舔舐傷口。我欲如馬蒂般死去,不願承受這,一次又一次,人生裡,不請自來的苦痛。

沉思間,手機響起,接聽將我喚回現實,是弟,他約我一起去打籃球。

在台北唸書的弟,不常回家,也由於年歲的增長,成熟與獨立,他也不再是當年那個遭我譏諷為跟屁蟲的鼻涕鬼,眼前的人,竟是個落落大方的青澀男孩,對於大學生活有著無限憧憬,且具有,在我身上已退去的新鮮人衝勁與夢想。

沒有馬上答應他,因為機器還跑著,牛車般的速度,拉長了我的沉思時間,卻也考驗著我的耐性,偏偏我就是耐磨,跟弟說還不確定可否立刻動身回家,要他先去打。

甫進實驗室,一股衝動,想到家人,想到弟,我是多麼少,且又不珍視這些與他們相處的時光啊?難道人總是在一再的錯誤中,學不到成長與教訓嗎?心念在原先心中的問題與弟的邀約中流轉,當下又拿起手機撥回家,要弟等我,我立刻就回家!

「再忙,也要和你打場籃球。」

行經吉安,斗大的雨珠有如砲彈般來襲,我架戰車猶如英勇的戰士,揮動著雨刷格擋,心頭罩上一層陰霾,為何一場與弟相聚的籃球,也難以達成?

我的心情紊亂,我煩躁,我不安,我難掩不悅。

意隨興至,扭開了收音機,FM 89.7,那是華健的歌,我哼著,想起前兩天晚上,也是這樣複雜的情緒,卻疏忽地把車給擦傷了,媽要我自己去修,同學也要我看淡些…

曲過一首,是五月天的「尬掐」,想到春假前,實驗室大夥兒在好樂迪飆這首歌時的瘋狂狀態,我這社會易滋事份子不安的情愫有那麼一些些被撩撥而起,諷刺的是,我卻身陷市區紅綠燈車陣中,動彈不得!真想大叫:啊~~~ :O

這可樂了!家這邊只有丁點小雨,竟也驅散了花岡山運動場的大部分人群,我跟弟一對一鬥起牛來….

弟小時就比我可愛,比我討人喜愛,我並不以為意,按我學理工,生物學的說法,我該是遺傳父親較多,而弟則是母親家族那邊的血統多,現在的他比我高約 8 公分,頭髮也不和我一樣,竟是他常抱怨的捲髮,帥帥酷酷地,個性可說和我是十萬八千里,若要說他有什麼缺點,那就是活在我的陰影下,總無法尋到自己的信心,這也是我極力幫他抗衡的情況,但畢竟,自己要能夠努力。

輸了我四場,其中一場還乾洗他,他不滿地說我比裁判還吵,他投個球我也要品頭論足一番,我大笑,就許他個不說話,繼續打,沒想到這小子硬是了得,一連贏回我三場,我笑他易受心理戰術影響,真正籃球場上,比我說話還毒還吵的人多的是,他沒多應話,我也微笑以應,繼續奮戰。就在一邊打球之際,我在想,該怎麼切入問題?弟不致有太大反彈?我該如何啟齒?事情是否真如同學所言?思考間,我窮於應付弟的上籃猛攻與中距跳投…

累了,天色暗了,但是我倆的話題方興未艾,持續延燒著,從轉學考,大學生活,各校不同學生,一直聊到未來,研究所,工作,發現他長大了,比較會想事情了,心中暗暗欣慰著。談感情,他有自己的見解,而我總愛以過來人自居,給他點建議,他總愛嗤之以鼻,我訕笑隨他去,就擔心他受環境與壞同學影響,有了時下的壞習性與怪想法。

他又再次提到了父親,這已是於他心頭揮之不去的陰影了,我極不願見他這樣,因為那太過消極,我也很不想聽到父親的事情,不是逃避,更不是不肖而不願面對,只因,那會崩潰我的防禦堡壘,瓦解我那該死,撐面子的男人本色。我只能安慰他的情緒,疏導他的想法,人前堅強的我,只能做到這樣了…

不經意地,提出了那個疑問,聰明的弟不需我明說,自己便招了,這台北時興的行為,卻幾乎是近日來,在我心中,壓垮牛背的一根羽毛,弟承認了他深思熟慮過的行為,我卻還是有點擔心他不諳社會陷阱,誤掉了進去,再後悔,再改過也來不及了。弟要我別多慮,他不是認真的,至此,終於,這場球,打得值得,我也得以卸下心中一塊大石,至少此趟弟回家,我也沒有讓他失望,這傢伙,我知道他也想找時間跟我這樣,單獨地,聊聊我們之間,Man’s talk…

好吧,接著該去寫信給妳了,為自己的自私,做個交代。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if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