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香雞排

網路上到處張貼轉寄「程式與香雞排」一文,使得該文章在網路上引起程式員廣大的迴響。當「該文作者」在 BBS 各版和各種網頁討論區都看到自己的文章被人到處張貼討論時,驚駭莫名。更荒謬的是,該文章居然還繞了一圈被人轉寄到「該文作者」的 email 信箱中。該文章引起迴響的程度遠遠超出「該文作者」的預期。

有的人對於「該文作者」寄予無限的同情,畢竟該文章內容寫得太負面了。Oh! No. 你們搞錯同情對象了,事實上該文並非「該文作者」的寫照,畢竟「該文作者」未婚(不用擔心 SKIIDKNY 的支出),也還沒未婚生子(不用擔心多元入學方案和補習費),也從不標會(對高風險事物沒興趣),也從不對統一發票的中獎號碼(這點小錢根本不放在眼裡),也沒有不長進的親戚敢上門伸手要錢(言語犀利苛薄,親戚躲他像躲鬼一樣避之唯恐不及),也不是非科班出身的便宜程式員(雖然沒本事取得博士學位,但好歹也是個清華大學的資訊碩士),也在台灣和大陸的 Java 圈子都小有名氣(但不排除有些人孤陋寡聞)。橫看豎看,「該文作者」都不算是一個受到壓榨的程式員。甚至「該文作者」經常逛街瘋狂瞎拼買到手軟,出門懶得擠公車只坐計程車,在路上看到賣口香糖的老人或殘障人士一定會捐錢,…… 這麼努力花錢,但不知怎地錢就是花不完,所以「該文作者」可以說是生活得相當優渥的。而且「該文作者」還得寸進尺,常嚷嚷不想工作,宣稱以後要辭職回家變賣家產,靠父母親一點一滴掙來的財產來過無憂無慮的生活。你一定想問:既然如此,「該文作者」幹嘛寫了一篇胡亂抱怨的文章,無端惹來你掬一把同情之淚?我希望你不要因此怨懟「該文作者」欺騙你的感情,「該文作者」只是利用文學中「示現修辭格」的手法來撰寫該文章,以求得強烈的閱讀效果,這和「十八歲賺一億」一書作者蓄意欺騙的行徑是完全不同的。「該文作者」悲天憫人,對於許多程式員的遭遇感同身受,透過該文章,將他所知道的一切披露出來,代替許許多多台灣的程式員發聲。

夠了!我們不要再談論「該文作者」了!免得讓你因為過度羨慕他而開始哀聲嘆氣,畢竟這麼有福氣又囂張的人實在不多。該文作者「托夢」請我整理這些日子以來讀者的看法,我無法拒絕這樣的請託,因為我和「該文作者」的關係實在太密切了。

有一些有志進入軟體產業的在學學生憂心忡忡,表示看了該文章之後,信心開始動搖,有幻滅的感覺。我認為,幻滅是成長的開始,早點經歷幻滅總是好事,才不會一廂情願地只看到事物好的一面,也因此會多做好一些準備(不管是心理上的準備或技能上的準備),成功的機會就會大幅提高。學生距離就業還有許多年的光景,只要好好把握這些年充實自己,其實以後你們在軟體產業的發展前途仍然是很不錯的。至於程式與香雞排的作者,則是一個「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仍憂」的一個「馬不停蹄地憂傷」的小子,所以你們不要把他那過度負面的看法放在心上。香雞排,你們負責吃就好了,要賣也是我來賣。

也有許多讀者對於該文章感到心有戚戚焉,這類的讀者以程式員居多。我要警告這類的程式員,如果你平常不好好加強自己的分析設計技巧、管理能力、或其他技能,當程式員當了五年後仍然只是最低階的程式員,還得親自寫程式,辛辛苦苦地追著瑣碎的技術跑,那麼你就真得要小心考慮,賣香雞排或許真的比較適合你。

也有人的薪資不止五萬元,質疑該文章太悲觀。一般來說,這種人可能在外商公司、或者已經脫離程式員等級、或者在不太軟的軟體公司(例如 chip design),或者在非軟體公司的 MIS 部門。我認識一個年資約兩年的程式員,在一家不太軟的外商軟體公司當程式員,月薪約 6 萬台幣,但這樣的價碼可是大多數的程式員都無法達到的。薪水這麼高的程式員,不需要轉行賣香雞排。

有些人則沒有受到「該文作者」的恫嚇所打擊,仍堅持要繼續在軟體行業走下去,我很佩服這樣的人,因為你正是軟體產業需要的人。你不把錢看得太重,而且肯努力、有興趣,只要繼續持之以恆,我相信你在未來的報酬自然也不會太差的。但是你千萬要慎選公司,選擇一個有發展前景又願意栽培你的公司,否則你最後還是可能會去賣香雞排的。

還有一些讀者提出許多有建設性的寶貴意見,這些意見包括了:「雞排一塊不只賺 13 元,一天不只賣 300 個,十萬元的估計太保守」、「珍珠奶茶其實更有賺頭,每杯淨賺八成」、「滷味不需要技巧,比較適合程式員轉行」、「當靈修講師不需要大學學歷,輕輕鬆鬆月入七萬元」。但不管怎樣,我還是對賣香雞排情有獨鍾,我兩小時前才剛到饒河街夜市吃了一個香雞排,此刻仍然齒頰留香,回味無窮。賣香雞排的收入也有很大的差異,有些香雞排的攤位門可羅雀,有些香雞排的攤位生意好到老闆累得一邊吊點滴一邊炸香雞排。前陣子我看到電視新聞採訪一位在新竹科學園區附近賣香雞排的女老闆,她說她每個月賺 45 萬元以上。她還告訴記者香雞排好吃的秘訣在於醬料,但任憑記者怎麼追問,她仍不肯透露醬料的作法。急於開店賣香雞排的我對此婆娘小氣之舉很不以為然,我悻悻然地自言自語:「哼!秘訣?你以為我無法得知你的醬料配方?」我決定重金禮聘擅長偷拍的「郭女士」出馬,先接近該香雞排店的女老闆成為她的靈修姊妹淘,取得信任之後,再潛入該女老闆的廚房裝設針孔攝影機。我相信,以郭女士純熟的偷拍手法,醬料的配方會落入我手中。有了她的醬料,加上我獨門研發使用高筋麵粉和數十種珍貴藥材做出來的銷魂蝕骨酥皮,我寫程式的苦日子即將結束,我終將成為香雞排大亨的。想到這裡,我喜孜孜地笑了。
 
 
蔡學鏞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ife, Programming, Work and tagged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