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發科手機晶片掌門人首度開口,講述發家史上「紅與黑」

上網時間:2006 年 12 月 21 日
作者:潘九堂

面對今年以來此起彼落的黑手機和「黑芯」的責難,成立近 10 年的聯發科MTK)有史以來第一次面對媒體,講述了其手機晶片業務發展歷史上「紅與黑」的故事。聯發科一再強調,通過改寫產業分工模式,它是真正在幫助中國手機製造商提升效率和能力。和中國手機製造商一起佔領全球市場,才是聯發科的最終目的,就好像聯發科在光儲存領域幫助後來者顛覆日本廠商一樣。

「這是我有史以來第一次面對媒體,台灣的媒體從來沒有見過我。聯發科 1997 年從聯電獨立出來後,一直很低調,只是專心把產品做到世界級水準,從來不做任何公關。通常都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們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聯發科無線通訊事業部總經理,也就是聯發科手機晶片業務的掌門人徐至強如此表示。

不過,可能是佔據聯發科手機晶片出貨量絕大部分的中國市場實在太重要,也可能是因為聯發科已經成為中國品牌手機廠商的「座上賓」,徐至強和聯發科財務長兼發言人兼中國區總經理喻銘鐸最近在北京主動約見了包括《國際電子商情》在內的少數幾家媒體和市場研究機構。徐至強解釋說:「為什麼我們一直沒有出來反駁,因為我們是真正在做事,是幫客戶在產業裡真正做一番事情,結果被抹黑得一塌糊塗。現在中國手機產業有一些結果出來,要不然我們也不會出來講。」他所指的結果,是 2006 年國產手機市佔率全面回升,而且聯想國虹等全面採用聯發科方案的手機廠商表現非常出色。

全球和中國手機市場出貨量對比
全球和中國手機市場出貨量對比

聯發科手機芯片誕生:100 次的成功和失敗

1999 年底,台灣地區的 IC 設計教父、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找到了在美國 Rockwell 公司(1999 年分割出科勝訊)從事手機基頻晶片開發的徐至強 ─ 據稱是當時華人圈裡兩位可以帶隊開發手機基頻晶片的人之一,另一位是 Mobilink Telecom 公司 CEO Tung Chang,Mobilink 於 2002 被 Broadcom 收購。Rockwell 經過了 5 年時間實現了手機基頻晶片量產,也是三星手機的最早基頻晶片供應商。2001 年 1 月,聯發科手機晶片部門正式運營,開始研發手機基頻晶片,2003 年底量產出貨。當時市場上有 8 ~ 9 個方案,包括 TIADIBroadcom高通飛利浦愛立信Agere英飛凌Freescale,全部是歐美廠商,絕大部分是美國廠商。

徐至強感慨說,過去 15 年以來,開發過 GSM/GPRS 手機基頻晶片的公司不下 100 家,90 多家都失敗了,所有大型半導體公司都嘗試過,如國家半導體失敗過 2 次,IBM 失敗過 1 次,英特爾失敗過 2 次,AMD 失敗過 1 次,三星失敗過 3 次…。徐至強對《國際電子商情》記者指出:「在這個行業做得太久了,他們成功的原因,或者失敗的原因,我都很清楚。所以在這三年中,我們就把很多公司失敗的地方做得做好一點。晶片是如此,軟體也是如此。」

正是因為這樣,徐至強宣稱,最後聯發科做出來的東西,品質很好,達到了世界級效能,並且效能可以排名前幾位。徐至強笑道:「比如我們的 low power,一直到現在都是世界第一名,只是外界都不知道。現在飛利浦知道了,比如他們的超長待機王都開始用我們的晶片,不用自己的晶片了。」

不過,就像對待所有的新生事物一樣,在核心基頻晶片供應商認證漫長的手機產業,聯發科並沒有獲得市場的善待。於是聯發科從自己扶植的 design house 開始,去做一些推廣,由此成為黑手機晶片之王,在完成原始積累的同時,也留下了「黑」。

國產手機為何被「黑」:效率和能力太差

在徐至強看來,2003 年底,中國手機產業處於虛假繁榮的頂峰。他表示,2000 ~ 2003 年,中國手機產業處於賺輕鬆錢(easy money)的階段,研發也沒有太投入,方案都是來自中國台灣和韓國的設計公司,貼上牌子就拿出去賣。主要是品牌和通路操作,技術上基本是零,沒有紮根,靠的是中國台灣和韓國設計公司的技術,自己的投入很少。工程師形象的徐至強開玩笑說:「當時國內一家手機企業的掌門人出差下飛機,迎接他的時候都會舖上紅地毯。」

正是因為如此,2003 年底聯發科出貨的時候,沒有國產手機製造商理會這家新興的手機基頻晶片廠商。因此聯發科在台灣成立了一家手機設計合資公司達智,從事 ODM 業務,以證明自己。徐至強對《國際電子商情》記者表示:「因為我們晶片的品質和功耗不錯,軟體又完整,結果我們 design house 的效率非常高。相比大陸、台灣和韓國其它 design house,別人一般是 6 ~ 9 個月甚至是 12 個月做出一款手機,而採用我們的方案,最多是 3 ~ 6 個月,通常是 3 ~ 4 個月出一款手機。」

他繼續指出:「因此,我們的下游手機廠商效率突然提高一倍以上,這就代表長期以來沒有在技術上紮根的公司馬上就面臨很大的危機。因為他效率不高,6 ~ 9 個月做出一個東西來,對手是 3 ~ 4 個月出來,所以他每做出一個東西出來,就變成庫存,庫存一直會上漲,直到自己認清這個事實。如果不趕快改變的話,就會被淘汰。」

接下來的故事人人皆知,在海外手機製造商的反攻,以及採用聯發科方案的黑手機製造商的雙重夾擊下,2004 ~ 2005 年國產手機的市佔率大幅下滑。徐至強表示:「這麼多年來,國產手機廠商在賺 easy money,沒有紮根。從 2004 年初開始,這種現象發酵產生惡果,我們出來以後把他們壓迫得更緊,歐美廠商也開始反攻和降價,所以他們輸得很慘。」但他向《國際電子商情》記者強調說:「這是我們要去搶黑手機市場嗎?絕對不是,我們只是想把事情做好。」

中國手機晶片供應商市佔率
2006 年中國手機基頻晶片市場供應商排名

而喻銘鐸則補充說,並不是聯發科帶來了黑手機,在聯發科進入前,黑手機已經存在,它們當時採用的是海外廠商的晶片。在他看來,聯發科充其量只是外因,內因則是中國手機製造商自己的效率和能力。他強調說:「中國手機市場的格局,不會因為聯發科的進入或者退出而改變。」

全面解決方案:彌補國產手機廠商的技術短處?

而採用聯發科的方案,之所以能夠大幅縮短開發時間,在於聯發科提供包括軟體和硬體在內的全面解決方案(total solutions)。聯發科認為,原有的產業分工模式下,需要手機廠商有強大的研發能力,國產手機廠商根本不是全球前 5 大手機製造商的對手。而聯發科的全面解決方案,則改寫了遊戲規則,大幅提升了國產手機的研發效率和能力,讓國產手機製造商在技術上和全球前 5 大站在了同一起跑線上,因此可以把主要精力放在 ID(工業設計)、MD(結構設計)、質量、供應鏈管理和品牌建立等上面。

徐至強向《國際電子商情》記者解釋說,原來海外晶片廠商的方案不是很完整,下游企業需要花很多人力和時間幫上游產業解決問題,一會兒 modem 有問題,一會兒 protocol stack 有問題,一會兒 PA 有問題,一大堆問題都要下游手機企業解決。對於全球前 5 大來說,因為他們有深厚的技術積累和研發團隊,這些並不是問題,而對於沒有技術的國產手機廠商,這就是問題。

徐至強強調:「原來中國手機廠商面對前 5 大手機公司完全不是競爭對手,他們隨便出兩招,中國廠商就完了,因為中國手機廠商完全沒有技術,採用海外廠商方案的,效率就是差,因為要花好多時間解決技術問題。」水清木華研究中心電信研究部總監沈子信介紹說,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從 2004 年起,海外手機廠商採用了「機海戰術」,即大量推出新機型,讓國產手機疲於奔命。

徐至強認為,聯發科創造的全面解決方案模式,開始讓產業真正有效率起來,分工更徹底。他解釋說:「因為晶片、軟體和穩定度我們全部解決完了,也就是下游手機企業不需要人力和時間去做這一塊。他們可以把人力花費在真正需要的地方。」

中國地區主要基頻晶片廠商
中國主要手機廠商及其採用的主要 IC 供應商

產業分工已改變:手機企業應關注外觀、質量和供應鏈

徐至強認為,在新的產業分工模式下,手機企業真正應該關注的是 ID、MD、品質、供應鏈管理和品牌建設等上面。徐至強對《國際電子商情》記者表示,從 2005 年初開始,我就和國產手機企業的老總們說,想要生存,按照現有模式繼續走下去,是死路一條。想要生存,一定要做好兩件事情。一是把 ID 和 MD 做好,長相做好;二、保證品質,出廠品質一定要開始追上全球前 5 大。另外,就是供應鏈管理(採購、logistics 和通路管理)和品牌建立,這些都不是很難。

他笑道:「這裡面有一家真正聽進去了,所以它的效果很清楚。從 2005 年到現在,誰成長得最快,那就是聽我的話最徹底的一家。之前,他們根本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因為歐美廠商不會給他技術,也不會幫他上課,告訴他哪裡是重點,只是賣晶片和軟體,任由自生自滅。而我們不但給他們晶片和軟體,還和他們一起去各國考察,給他們免費上課。」盡管徐至強不願意透露客戶名字,但大家一致認定,他所說的是風頭強勁的聯想手機。

喻銘鐸補充說,國內強調自主創新,但創新並不一定是在技術上,例如,沒有人會否認 iPod 不是創新,但 iPod 的成功不在於技術上,而在於長相和商業模式上。隨著手機產品消費化,消費者第一關注的就是長相。

聯發科表紅心:要和國產手機抱團打天下

在黑手機市場取得成功後,自 2005 年開始,聯發科開始了「精品計劃」,向中國品牌手機企業推廣,隨後聯發科的方案開始大量進入了中國品牌手機製造商。根據 Merrill Lynch 最近的一份報告,2006 年聯發科已經佔據中國手機基頻晶片市場的 40% 以上,被波導TCL聯想康佳龍旗希姆通天宇等中國主要手機設計公司和製造商採用。用徐至強的話說就是:「除了廈門一家廠商外,目前你數得出來的中國手機製造商,沒有哪一家沒有採用我們的方案。」

不過,聯發科在中國手機產業界的形象似乎並沒有從「黑」變「紅」,每有黑手機的話題,總不忘提及聯發科。為此,徐至強一再強調,聯發科是真正在幫中國手機製造商提升能力和效率,達到全球前 5 大的水平,和中國手機製造商一起搶佔全球市場。

當然,聯發科不是「活雷鋒」。徐至強對《國際電子商情》記者表示,這是因為「全世界會做手機的全在大陸」。他分析說,歐美因為費用高昂,手機企業只會是關掉一家少一家;韓國除了三星LG 外,其它企業沒有前景;中國台灣企業則痴迷於 ODM/EMS 業務,迷失了自己。徐至強解釋說:「全世界會做手機的,全在大陸。好多年前,我就看清楚了。既然全世界能夠做手機的,統統在大陸,對於我們來說,要怎麼樣幫助這些廠商把能力提升到真正的世界級水準,那才是我們真正的任務。」

徐至強強調說:「我們最後的市場,絕對不是大陸,而是全世界。關鍵不在於我們要在中國吃多少市佔率,因為全世界的市場才對我們有真正意義。」他笑道,很多中國手機企業掉進了金礦裡,他們自己還沒有搞清楚,也不知道自己在全球產業裡位置有多強,「我們是鋤頭,他們只要去挖就好了,趕快挖。」

他認為,盡管目前全球 5 大手機製造商表面上風光無限,但隨著幾家國產品牌手機廠商認識到 04 年慘敗的原因,意識到有人可以真正幫助他們成長,開始真正紮根,他們已經開始好轉。事實上,從 2006 年下半年開始,以聯想為代表的國產手機廠商已經開始反攻,一方面搶回一些國內市場,另一方面在全球市場搶佔市場。他向《國際電子商情》記者透露說:「2006 年下半年我們的出貨量大幅增長,全部是國內品牌廠商,跟這個絕對有關係,2007 年國產手機會更加精彩。」

他還鼓勵國產手機走出國門,搶佔世界市場。他笑道:「國際市場比較好賺錢,大陸市場很血腥,所以我希望大陸廠商早出去,不要怕。出去賺到錢以後,再回來紮根,把根紮得越深越好。」

中國手機市場出貨量和聯發科晶片出貨量對比
中國手機市場出貨量和聯發科晶片出貨量對比

支持國產,暫不與全球5大手機廠商做生意?

如果說第一階段聯發科是黑手機晶片之王,那麼現在處於第二階段的聯發科則是國產手機的「座上賓」,下一階段,聯發科是否會成為全球 5 大手機製造商的供應商,掉轉頭來打國產手機?徐至強笑道,近期將以支持國產手機為主,等到國產手機可以和全球前 5 大抗衡後,聯發科自然也會成為 5 大的供應商,這種發展路線也符合聯發科的利益。目前聯發科有少量晶片用於 LG 手機,主要是通過台灣 ODM。

徐至強笑著解釋說,如果諾基亞很不幸或者說很榮幸採用了聯發科的晶片,諾基亞也絕對不會用聯發科現在賣給客戶的晶片,也一定像目前他們和晶片供應商的關係一樣,並不是晶片廠商決定要做什麼,而是諾基亞去做架構和做產品定義,全部做完後,交給晶片廠商去實現。產品定義全在諾基亞諾基亞很清楚自己的價值在哪裡,晶片供應商只是它的「奴隸而已」。他對《國際電子商情》記者表示:「聯發科現在進去做,也是這樣的。現在急著衝進去,可能慘死在裡面了,因為他們的要求太高。」他透露說,一直和諾基亞等廠商保持聯繫,經常和他們交流一些信息,但「僅此而已,不做生意,雖然他們對我們太感興趣了,因為我們出貨量比諾基亞在大陸還大。」

聯發科的策略,看來是通過扶植中國手機製造商,為未來積累談判籌碼。徐至強表示:「第二階段我們希望多幫助我們大陸和台灣客戶,使他們能夠在國際舞台上站穩。所以我們很積極做這些事情,希望這些客戶真正很厲害,越厲害越好,能夠去和全球前 5 大去打仗。以後可能全球前 5 大是歐美和韓國廠商,後面 5 個全部是大陸廠商。這才是我們想要的,等到以後這個態勢形成了,我們進入前 5 大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他笑道:「我們現在處於第二階段,第三階段我們才希望進入全球前 5 大手機製造商。我們不是好大喜功的公司,知道自己到了哪個程度。」

(作者注:商業社會裡,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在聯發科佔據中國手機基頻晶片市場近半壁江山的現實面前,探討聯發科的「黑」或者「紅」,其實已經沒有任何意義。更重要的是,我們能夠從聯發科現象中學到什麼,尤其是中國 IC 設計公司和整機製造商應該思索。我個人認為,聯發科屬於典型的破壞式創新 ─ 顛覆現有的遊戲規劃及其獲利者,它的威力已經在光儲存、DVD 播放機、手機和數位電視領域顯現。如何成為這種破壞式創新的發起者、受益者或者避免成為受害者,歡迎探討,我的 mail 是:stevenpan@globalsources.com。)


原文出處:《國際電子商情》:联发科手机芯片掌门人首度开口,讲述发家史上“红与黑”

上一層有篇未署名的文章,僅供延伸閱讀:联发科,中国手机厂商的“救世主”还是“软鸦片”?

【本人註】看起來某些定見和刻板印象還是很難消除啊…,但說實在的,一件事情本來就有多種角度去看,呈現出來的結果自然也不同,既然是商場,想生存的人自然要很清楚哪些是自己該注意的 key,要有能力去判斷一件事情或是一段說法,到底是不是自己想要的故事。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echnology, Wireles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