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西國防役的浪漫 – 獅子座流星雨

獅子座流星雨

「半夜睡不著覺,把心情哼成歌,…」裹著迷彩大外套,坐著小板凳,在冷冽的夜風中輕輕唱著… 這是我在關西陸軍 106 旅步一營步二連國防役受訓時,男人的浪漫。

若無意外,睡前的 250 下開合跳以及 40 下伏地挺身應該可以讓我一較好眠才對,但是卻非如此,不曉得是不是睡前那兩顆感冒藥在作祟,肚子隱隱作痛,但也有可能是 Skylark 的食物太好,太精緻,太美味,以至於在軍隊裡嚐庸已久的腸胃負荷不了。加上漸響漸隆的鼾聲,此起彼落,讓我在床上翻來覆去,無法成眠。也或許是腦袋裡骨碌骨碌地轉個不停的塊塊思想,不停交疊。這種遺落,失望的感覺,以前很熟悉,所以當下有種懷舊的感受,不過卻是苦苦的滋味。

摸黑,悄然下了床,穿上運動外套,想要去上廁所,大寢中只剩下我躡手躡腳如鼠般的沙沙聲響,窗外呼呼作響的風,還有人人爭語的鼾聲。在小夜燈的指引下,很順利的穿上拖鞋,趴搭趴搭地腳步聲成了大寢中最突出的聲響。緊張萬分地離開了睡在門口的班長的身邊,終於來到了室外,得以喘一口大氣。好冷!迎面寒風吹來,涼意毫無阻礙地可以直達我的體表,就在我一步出大寢的當下,眼前景物仍朦朧,但是那一顆顆明亮的星,漸漸滌清我的視線,停佇了一會兒,睡意漸消,我很確定,那是每個站哨夜晚都會碰面的關西的星空,我也十分確定,這樣清明的夜,獅子座流星雨必然會出現。

令我驚喜與不敢置信的是,就在這從三樓大寢到廁所,不過數步之遙的短短路程中,始終望向左邊夜空的眼光,竟望見了三顆流星,有此遭遇,剩餘的睡意立時全消,更加確認我觀星的慾望,趕緊上完廁所,又偷偷摸摸回到床上,至床頭背包中拿出了手錶,看了看時間,凌晨 3:43 分,我壓低聲音,放輕動作,再套上一件迷彩大夾克,順便想說叫了俊毅(他有提醒我若要起床觀星記得叫他),但他起身後又倒了下去,為怕引起太大騷動,我便不再找伴了。拿出小板凳,我再度消失於大寢中。

在走廊上靠牆坐下,沒套襪子的雙腳實在很冷,讓我直打哆嗦,但是,一顆又一顆接連看到的流星,那種喜悅,完全淹沒了我的寒意,不到十分鐘,我已經數了 10 多顆飛逝而過的流星,心想著,現在身在北橫山上的 Aruba、Jebi 和 Poka 大伙兒一定也正興奮地大喊大叫吧!喔!不!你們大家應該早就好滿足好滿足才對了,因為許過的願望可能早已多到數不清了。據我非專業的推測今年的獅子座流星雨,應該比我大四那年同學們上大雪山所看的還要多上許多。

因為屋簷的阻隔,我發現天頂的夜空也有流星出現,我便把板凳移往前方,如此一來我的視野就更廣了。

接下來的時間,流星劃過天際的數量一直在增加,每次她們劃過夜空的飛行,都會在我心裡帶起快樂讚嘆的驚呼,而這些流星中,我也看到三顆特別光亮璀璨的火流星,那星光實在是太耀眼明亮了,即使她已經完整地在夜空中畫上一筆後,那殘餘的光影尾巴卻久久不散…。

聽四點上哨的哨兵談起,上一班的哨兵三員都擠在二樓側邊樓梯看流星。遇到耀正,起先被我嚇到,後來我改走至二樓上廁所順便看星星,還去偷打電話給 Jebi 及 Poka,結果都不通 🙁 ,期間有義務役士兵經過,感覺太危險,就沒有留話了。從 3:43 看到 4:25,不過約 40 分鐘的光景,起碼看到了 30 至 40 多顆流星,比起去大雪山那年(整晚都在山上)要多上太多了,很懊悔自己沒有早點起來看,不曉得有多少的燦爛我錯過了。

我微笑著心想,來關西受訓,也是挺不錯的吧…。

[adsense]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ife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